“美丽妈妈”的爱意人生(图)

发布时间:2008-10-31 08:00 | 来源:汉江传媒网 2008-7-3 21:05:03 | 查看:984次

高美丽(中国好人网配图)

  颁奖辞:靠捡破烂维持生计,靠打零工艰难生存,虽然也是需要得到社会关爱的弱者,她却让11个流浪儿童享受到了浓浓的母爱亲情。让他们吃饱穿暖,供他们上学读书,教他们学做好人,帮他们寻找亲生父母,她用尽浑身力,操碎一颗心。

  贫穷泯灭不了伟大的爱心!她是人世间最美丽的母亲。

  ◎姜雁冰 王清波 董世焕

  在樊城区董家台社区居委会,有一位60岁的老太太,她叫高美丽。在很多年前,高美丽就是个“名人”了。她的闻名,是因为邻里都认为她是个“大善人”。

  从1987年到1999年的12年间,她靠捡破烂、打临工来养活11名流浪弃儿。这12年里,因为高美丽的存在,这些孩子结束了在外流浪的生活,有了像其他孩子一样的“家”。这12年间,高美丽把全部的爱倾注在这些儿女身上,以她那朴实的情怀,演绎了一幕幕人间人情。

  高美丽原来是谷城县城关镇人,1983年从谷城迁到樊城。2006年12月8日下午,雪后初霁,在她那堆满杂物的两间房屋里,她手里提着一个大方便袋正忙进忙出。见到记者来访,她笑着说她刚从外边打扫卫生回来,有好心老板给了她一些吃的东西,准备处理一下。杂物是她平时捡来的破烂,因为天下雪,只有堆在屋里了。她说,现在家里有四个人住在一起,如果孩子们全部回来,只有找地方住或者打地铺了。

  1987至今,膝下多了11个孩子。

  “这些孩子都是我在捡破烂时捡到的!他们都很可怜。”高美丽回忆说。

  “马娃儿嘴很甜,很讨人喜欢。”1987年,高美丽在襄樊汽车站捡破烂时,遇到这个可怜的孩子。当时马娃儿也在汽车站附近捡破烂,马娃儿说自己是个孤儿,无家可归,想有个“家”。高美丽回去就对丈夫商量:“这个娃子挺可怜的,我们把他养起来吧?”丈夫是个老实人,心地也很善良,于是马娃儿就来到了她的家中。1988年春节刚过,高美丽捡回了第二个孩子,她给孩子取名高东凤。第三个孩子高丛军的到来,是同年3月初七的早上。这一年高美丽42岁,家中已经有了一个刚刚一岁的儿子。

  “别人的孩子拉一把,自己的孩子张一拃。”这是高美丽的心底话,就这样,由收养一个孩子变成了收养一群孩子。1999年冬,在汽车站捡到了流浪到襄樊的高老幺,在火车站捡回了哑巴李明明。

  回忆过去生活:靠捡剩饭烂菜养家糊口

  家里陆续添丁进口,本来窘迫的家更加困难了。这么多人吃饭、穿衣,还不说平时给孩子们看病,生活的压力是可想而知。提起过去的艰难生活,高美丽忍不住掉下了泪。

  “丈夫说,我们既然把这些孩子带到家里来了,就应该让他们好好地长大,不能管赖了。”讲起往事,高美丽陷入了淡远的回忆。

  “我和丈夫都在捡破烂,没有什么固定收入,再加上我们还有两个孩子,一大家十几口人在一起,还有四个孩子在读书,生活很苦。”高美丽说,为养活这些孩子,她和丈夫起早贪黑,捡破烂、打临工,以维持正常的家用。后来经济压力越来越大,夫妻俩不得不想别的办法,让孩子们吃饱穿暖。为此,她常常利用给一些小餐馆打工的机会,从一些剩饭剩菜桶里捡些食物,回到家中经过再加工后再食用。

  庆幸的是,孩子们都很懂事,大一点的孩子每到放假,就去附近的菜市场捡菜。后来菜市场的好心人知道了她家的难处,一见到孩子们去捡菜,就会主动送他们一些新鲜菜。

  谨记丈夫临终遗言:一个都不能少

  2000年9月,高美丽的丈夫临终前对她说:“生活再难,也要把这些孩子抚养成人,你不能扔下他们任何一个。”她说:“咋会呢?这些孩子都是我带回来的,尽管没有经历十月怀胎,可与自己亲生有什么区别呢?”

  丈夫去世后全家人的生活担子都压在了她肩上,生活更艰难了。可高美丽一直记着丈夫的临终遗言,一步一步地带着孩子们走到了今天。

  高美丽的情况很快被周围的一些单位知道了,纷纷给她家送来衣服和吃的东西。襄樊市总工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等一些单位还额外为她提供了一些工作岗位,居委会的领导们也四处给她揽活。就这样,在大家的帮助下,她带着孩子们生活了下来。

  尽己所能:四处为孩子找亲生父母

  在抚养这些孩子们过程中,一次意外事件的发生对高美丽的内心有了很大触动,她决定,不管花多少时间,花多少钱尽量为这些孩子找到亲生父母。

  这件事情发生在哑巴李明明身上。2003年,李明明不吭不哼地从家里拿了570元钱就走了。一个月后,他鼻青脸肿地又回到了这个家。由于孩子是哑巴,高美丽就对他说:“如果你认为我说的对,就点头,不对,就摇头。”她就问明明:“你有爸爸妈妈吗?”孩子点了点头。“你知道你是哪里人,是吗?”孩子又点点头。然后她根据明明提供的地址,试着给他的老家写了一封信,过了一年多后,终于有了回音。去年,明明的大伯和父亲来到了襄樊。一家人见面时抱头痛哭。明明的父亲告诉她,他们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尖山子乡东青村人,在明明离家后不久,明明的妈妈思儿心切,疯了。

  就在给明明找家的同时,她让高丛军回了一次老家四川。高丛军从四川回来后,说老家的人不知搬到哪儿了,村子现在被水淹了,找不到一个熟人了。高卷毛说他是河南邓州夏集人,高美丽托人找到他的老家时,老家那边的人说,他的父母早离开了人世。2004年,她没有费太大的事儿就找到了高老幺的家。

  今年10月份,根据高美丽提供的信息,在《襄樊晚报》和《南阳晚报》的帮助下,终于在唐河县昝岗镇找到了高老小的亲生父母。

  每看着一个个孩子从自己身边回到他们的亲生父母身边,高美丽心里既高兴又有些舍不得,毕竟这些孩子是自己拉扯大的。

  心中最大愿望:孩子们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为了孩子们,高美丽夜以继日地四处奔波着。尽管现在孩子们已经能够自食其力,可在高美丽的心里,仍有一个问题长期悬在她的心头。高美丽告诉记者,现在她身边还有5个孩子都没户口,还是“黑人”,这会给他们上学、结婚、外出打工带来麻烦。她咨询过公安部门,工作人员告诉她,必须有民政部门出具的领养证,才能为这些孩子办理户口。可高美丽当初收养孩子时,没有在民政局登记。没有收养证,她就不能为这些孩子办户口。

  高美丽告诉记者,“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尽快为这些孩子们办理户口,让这些孩子们能堂堂正正地生活、学习和工作。”

  (责任编辑:周仙姿)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