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新时代战略机遇期的相关思考

发布时间:2019-12-03 23:37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9-11-28 12:03 | 查看:796次

  【内容提要】面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未来20年直至2050年,社会主义新中国是不是仍然处于大有可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呢?从国内外形势发展来看,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从国际上看,已经具备最主要的客观条件,具体包括五点:一是2008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爆发国际金融危机;二是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剥削,哪里有分化,哪里就有觉醒、就有反抗、就有斗争,这是历史发展的铁则;三是苏联亡党亡国和美国这两个不同类别的反面教员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刻昭示;四是第四次科技革命已经拉开帷幕;五是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代表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仍在发展。从国内看,最主要的依据就是新时代党的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进一步确立。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党的领导,我们这个大党大国就会在战略机遇期有大的作为。“和平、发展、共享”是争得未来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的时代旗帜。

  【关键词】战略机遇期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和平 发展 共享

  【作者简介】李慎明(1949-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北京 100732)。

  党的十六大报告指出:“21世纪头20年,对我国来说,是一个必须紧紧抓住并且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党的十七大报告和十八大报告大体上维持了党的十六大报告的提法。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当前,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 21世纪头二十年即将过去,从整体上说,我国各个方面的建设取得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说明,党的十六大报告关于21世纪头20年重要战略机遇期的论述是完全正确的。习近平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明确指出,放眼全球,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判断十分重要、重大并完全正确。在这百年未有大变局来临之际,未来20年直至2050年,社会主义新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之前的发展,是不是仍然处于大有可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呢?

  一、什么是重要战略机遇期?

  不少人现在正在思考党和国家的基本理论、宏观战略以及未来的战略机遇期等众多问题。有人认为,未来的战略机遇期将更加令人翘首以待;有人认为,未来的战略机遇期行将结束;有人认为,机遇与挑战同在,关键是看我们主观如何应对;等等。

  在可预见的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我国是不是仍然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重温毛泽东1936年12月完成的著名军事和哲学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毛泽东指出:“战争的胜负,主要地决定于作战双方的军事、政治、经济、自然诸条件,这是没有问题的。然而不仅仅如此,还决定于作战双方主观指导的能力。军事家不能超过物质条件许可的范围外企图战争的胜利,然而军事家可以而且必须在物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争取战争的胜利。军事家活动的舞台建筑在客观物质条件的上面,然而军事家凭着这个舞台,却可以导演出许多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活剧来。”这为我们分析战略机遇期提供了方法论指导。

  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所说的“战略机遇期”中的“战略”,借用的应该是军事术语,可以说,战略机遇就是确保战争胜利所必需的一切客观与主观条件的总和。党的十六大所说的战略机遇期的本意,可能是特指我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和平建设时段。随着党的十八大的顺利召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的时代赋予中国共产党以新的历史使命。我们的总任务是在21世纪中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如果党的十六大所提的战略机遇期的本意是特指保障我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和平建设的时段,随着我国国力的逐渐壮大和世界格局的变化,现在应把战略机遇期原有的内涵扩大为确保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段。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我国是不是仍然处于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这主要取决于国际及国内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业已存在的客观条件,同时,还取决于世界各国特别是一些主要国家和地区尤其是我国领导者主观指导的能力。中国共产党成立近百年以来,新中国成立70年来,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们之所以在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中取得全球瞩目的巨大成就,既有客观条件的形成与具备,更有主观能动性的充分发挥。之所以用“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而不用“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的提法,就是旨在说明最终成为事实的战略机遇期是客观自在与主观努力的高度统一,而绝不是事先就已确定的结果。最终的结果既不是守株待兔自然等得,也不是别人廉价施舍索得,更不是牺牲不应牺牲的长远根本利益苟得,而是用勤劳、智慧、勇气奋力拼搏赢得。只要正确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即使原有既定的客观条件向不利方向发展,但正如毛泽东所说:“往往有这种情形,有利的情况和主动的恢复,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这进一步说明,大有可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并不是事先就能完全认定的,一定的客观条件具备后,人的因素往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我们不仅要为自己拼力赢得眼前的战略机遇期,而且要为后人的战略机遇期打下更为坚实的基础,绝不能“崽卖爷田心不痛”,也不能“爷吃子孙脸不红”。“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高贵品德。同时,我们还应认识到,战略机遇期中的机遇与挑战不是固定不变的,它们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原有的挑战,若应对得当,可以转化成机遇;若应对失当,机遇也可能转化成挑战。

  战略本属于战争的范畴。毛泽东曾指出:“历史上的战争分为两类,一类是正义的,一类是非正义的。一切进步的战争都是正义的,一切阻碍进步的战争都是非正义的。我们共产党人反对一切阻碍进步的非正义的战争,但是不反对进步的正义的战争。” “革命战争是一种抗毒素,它不但将排除敌人的毒焰,也将清洗自己的污浊。”一般说来,战争不利于和平建设,但能打赢特定条件下的战争,反倒有利于新的和平建设战略机遇期的形成。抗美援朝就是这样的正义战争的典范。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是,不反对战争,只反对非正义战争。比如,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我们当然会尽最大的诚意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祖国,但如果台独分子胆敢以任何形式将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我们决不会放弃使用武力来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如果台湾当局与国外敌对势力逼迫我们开展上述正义斗争,这决不是战略机遇期的丧失,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恰恰极可能大大地加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步伐。

  二、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国际客观条件

  从国际上看,我国仍然处于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已经具备最主要的客观条件,具体如下。

  1.2008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爆发国际金融危机

  这场危机是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总爆发,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价值观念等全面危机的总爆发,这场危机将要延续数十年甚至更久;随着这场危机的深入发展,在未来二三十年内也就是说21世纪中叶前后,不仅会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还极可能会在个别甚至几个发达国家先后引发无产阶级与广大劳动人民群众一场大的社会革命。当然,这绝不排除在这场高潮之后还可能出现新的低潮。目前这场仍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正是我们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根本依据所在,也是我们仍然处于大有可为重要战略机遇期的根本依据所在。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总根源,是资本主义积累多年、积累多次特别是苏联亡党亡国之后,资本放手侵吞劳动导致全球范围内贫富两极急遽分化的必然结果。资本主义的危机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世界社会主义的机遇。

  2.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剥削,哪里有分化,哪里就有觉醒、就有反抗、就有斗争,这是历史发展的铁则

  仅从2019年开局来看,全球范围内动荡不已,左翼和马克思主义思潮仍在继续复兴。法国连续十多个周六举行“黄背心”运动;德国8个机场同时罢工,影响22万多名乘客出行,甚至出现效仿法国的“黄背心”活动;美国洛杉矶爆发大规模教师抗议,3万名教师罢课要求涨薪,数百个城市爆发强烈要求性别平等的“女性大游行”;印度包括银行业、农业、通讯业、公共服务业等10个全国性行业工会组织民众共计2亿人上街参加罢工游行等。2019年2月13日,比利时工会举行大罢工,负责空中交通管制的员工也参与罢工,从当地时间12日晚上10点起,所有往返比利时的航班被暂停24小时。经济上即财富占有和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必然带来思想上、政治上乃至行为上的两极分化。一边是全球范围内左翼和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复兴,一边是极右翼思潮甚至是纳粹和军国主义思潮的萌动。2019年2月,位于伦敦北部海格特公墓的英国国家一级保护文物马克思墓碑两次遭到破坏,就是极右翼思潮泛起的例证。从一定意义上讲,人类社会发展是一种特殊的物质运动形态,同样被物理学中作用与反作用的规律支配。右翼思潮越淋漓,左翼思潮才能越尽致。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持与发展,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的低潮状况已有所改观,开始朝着人类进步事业方向探索前行。我们还可以断言,经济是基础,上述种种思潮或活动直至运动,无论以什么面貌出现,其本质根源都在于经济上的两极分化。目前这些活动直至运动往往仅是自在的阶级阶层争取或维护眼前经济权益甚至是生存权益的本能的或不自觉的行为和行动,但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这些斗争必然会朝着政治斗争等方向深入发展。

  3.苏联亡党亡国和美国这两个不同类别的反面教员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刻昭示

  1991年10月5日,邓小平在会见来访的金日成时说:“东欧,苏联的事件从反面教育了我们,坏事变成了好事。问题是我们要善于把坏事变成好事,再把这样的好事变成传统,永远丢不得祖宗,这个祖宗就是马克思主义。”苏联亡党亡国无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难得的反面教员。另外,不断变换手法、手段而企图搞乱、搞垮社会主义中国的霸权主义者、强权政治者即帝国主义的美国同样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难得的反面教员。唐朝柳宗元在《敌戒》中说:“皆知敌之仇,而不知为益之尤;皆知敌之害,而不知为利之大。秦有六国,兢兢以强;六国既除,訑訑乃亡。”“敌存灭祸,敌去召过。有能知此,道大名播。”有人认为,在苏联亡党亡国之后,美国是没有敌人硬找敌人。这一观点值得商榷。美国统治者为了增强其内部凝聚力,有时会故意在外部寻找敌人来转移内部矛盾,但从根本上说,当今的美国本质上是誓与世界人民为敌的。

  我们不是没有反面教员却硬要寻找本质上不是反面教员的替代物,而是反面教员自在。仅是正面教育,往往缺乏说服力、感染力、蚀骨力、穿透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长、壮大,必然需要不同层面的反面教员来教育。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善于汲取教训、总结经验的党,是一个勇于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敢于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病毒的党。我们党就是一步一步从总结血与火的经验教训中逐步成长壮大起来的,包括别人的,更有自己的。中国共产党经过千锤百炼,党、国家、人民与社会主义已是血肉相连、不可分割的四位一体;我们已经跨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已经形成并正在发展壮大,这样的党、国家、人民与社会主义决不能也绝不会倒下。

  4.第四次科技革命已经拉开帷幕

  社会主义绝不是某个天才头脑里的偶然发现。随着人工智能的急遽发展,全球范围内的就业岗位从整体上将会较快地减少;随着互联网等数字经济的革命,绝大多数人之间的联系、交流越来越便捷、广泛,他们的“自在”状态会较快地转变为“自为”状态;正确理论产生和传播的速度会成倍地加速;理论的成熟程度决定运动的成熟程度。生产资料私有制及其按资分配方式这一狭隘的社会生产关系已经容纳不下高速发展的社会生产力。早在1887年,恩格斯就指出:“现在,劳动生产率提高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致市场的任何扩大都吸收不了那种过多的产品,因此生活资料和福利资料的丰富本身成了工商业停滞、失业、从而千百万劳动者贫困的原因,既然如此,这种制度就是可以被消灭的。”未来的世界将会更加认真倾听全球范围内绝大多数人的强烈呼声,“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一历史唯物主义的真理也将会一再顽强地闪烁着自己的光芒。

  5.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代表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仍在发展

  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为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为在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确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明确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对党和国家各方面工作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啃下了不少硬骨头,闯过了不少急流险滩,改革呈现全面发力、多点突破、蹄疾步稳、纵深推进的局面,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经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疾风暴雨之后,作为世界上既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又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与越南、古巴、朝鲜、老挝一道巍然屹立于世界各国之林,这是国际政治和世界格局中十分靓丽的风景,她以特有的风姿昭示着人类的未来。

  恩格斯说:“总的说来,经济运动会为自己开辟道路,但是它也必定要经受它自己所确立的并且具有相对独立性的政治运动的反作用。”以上五条,既有全球范围内的生产力,又有生产关系,既有政治的上层建筑和文化的上层建筑,又有坚持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样的大党大国的示范效应。它们之间紧密联系,相互作用,决定着未来的发展方向。这说明,我们仍然处于大有可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中的“大变革、大调整”的客观条件已经具备,能否赢得大有可为的重要战略机遇中的“大发展”这一最终结果,关键在于在今后一些年内我们党和国家能否正确应对。这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事在人为’”。

  三、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党的领导,我们这个大党大国就会在战略机遇期有大的作为

  从国内看,我国仍然处于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最主要的依据就是新时代党的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的进一步确立。

  1965年3月4日,毛泽东在会见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时说:“最重要的是保证内部稳定。你只要团结好人民,使人民团结在你的领导下,那就什么也不怕了。如果内部发生问题,你就要注意了。苏联就是内部发生问题,赫鲁晓夫下台不是中国也不是美国搞颠覆活动,而是俄国人自己把他搞下台的。” 1991年10月5日,邓小平在会见来访的金日成时说:“真正要出问题,是我们内部出问题,别人拿我们没办法,美国也没办法。”“中国是大国,也可以说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不垮,世界的社会主义事业就垮不了。” 1971年8—9月间,毛泽东在总结与林彪反革命集团斗争的经验时指出:“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党的路线正确就有一切,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政权可以有政权。路线不正确,有了也可以丢掉。”一些人说细节决定一切。离开前提条件,笼统地说细节决定一切,这值得商榷。从唯物辩证法认识论上讲,从根本上说,应是思想路线决定政治路线,政治路线决定组织路线;应是路线决定战略,战略决定政策,政策决定策略,策略决定细节。以上是从一般规律而言。从特殊规律说,也有逆势而起的反作用,也就是说,特定的细节在特定的条件下可以起决定性的反作用。但是,这样的细节,应是毛泽东所说的是“带全局性的,即对全局有决定意义的一着,而不是那种带局部性的即对全局无决定意义的一着”。只有带全局性的一着,才是在贯彻落实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中具有决定意义的细节。古巴人民的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说,“重要的是战略”,不是“策略上的细节”;“战略是社会主义!战略上国家控制经济,国家的财富为人民的利益服务。这是战略”。我们每天忙碌的往往是十分烦琐的日常事务性工作,有时也会有关键性的战略细节隐藏其中。我们首先一定要从战略上着眼,而不能整天沉浸在日常事务工作之中,这样才能捕捉到隐藏在其中的战略细节。我们绝不能以为,一旦在技术或操作层面有好的主意,一切带全局性的问题、甚至党、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都会顺理成章、一劳永逸地得到解决,从而放弃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刻苦学习与思考,放弃对实际问题的深入调查研究,放弃对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的追寻与锤炼。所以,我们在反对教条主义的同时,同样需要反对经验主义,反对消极无为的自然进化论。只有毛泽东所说的思想政治路线的正确才能救中国、发展中国,只有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顶层思维顶层设计才能救中国、发展中国。

  什么是思想上的路线?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所形成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这也就是习近平所强调的顶层思维。什么是政治上的路线?就是运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所制定的适合中国国情的路线、方针、政策和策略,等等,这也就是习近平所强调的顶层设计。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是决定一切的这一如铁如钢真理的正确。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在于苏联共产党自身,在于党内从赫鲁晓夫领导集团起直至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脱离、背离乃至最终背叛了马克思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今中国,正如习近平所说,是一个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候,是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险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可的时候。当今世事正纷纷,如何既居安思危,又坚定信心,赢得新的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呢?

  毛泽东十分重视抓住解决所有问题的“大本大源”问题。早在1917年8月,他在致黎锦熙的信中就探讨了救国救民的“大本大源”问题。信中说:天下纷纷,时人虽有一些变革主张,但对救国之道未找到根本解决办法。即说维新派康有为,也是“徒为华言炫听,并无一干竖立、枝叶扶疏之妙”,“今日变法,俱从枝节入手,如议会、宪法、总统、内阁、军事、实业、教育,一切皆枝节也”。所谓本源,就是“宇宙之真理”。信中强调:“当今之世,宜有大气量人,从哲学、伦理学入手,改造哲学,改造伦理学,根本上变换全国之思想。此如大纛一张,万夫走集;雷电一震,阴曀皆开,则沛乎不可御矣!” 1920年11月,毛泽东又指出:“尤其要有一种为大家共同信守的‘主义’,没有主义,是造不成空气的……不可徒然做人的聚集,感情的结合,要变为主义的结合才好。主义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

  邓小平最大的理论贡献,就是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理论,这是邓小平理论的思想路线的具体体现。根据这一思想路线,邓小平又提出了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坚持改革开放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党的基本路线即政治路线。

  中央领导核心是政治的上层建筑中最为宝贵、最为重要的部分。我们常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放入历史长时段中的一般规律。我们还应记住,在一定范围和一段时间内,在一定条件下,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可以起决定性的反作用。党的十八大形成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使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中国焕发出新的蓬勃生机与活力。苏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