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农民的贴心人

发布时间:2010-05-22 03:12 | 来源:央视国际 2007年06月13日 16:17 | 查看:1712次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罗吉辉,今年60岁,现任虎城镇陈家村党支部书记。

  邓书记走了,我确实舍不得,虎城人民舍不得。我和邓书记毫无亲戚关系,多年来只是工作上的联系多。邓书记为人谦和,没有架子,不像当官的,同老百姓一样。老百姓看到他什么都可以说,老百姓递给他的烟,好的、孬的,价格贵的、便宜的,一角四的川叶烟他都接到起。久而久之,大家都随便了,觉得和邓书记挨得拢,好接近,靠得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组织上多次调他走,他坚决不走,他说不把虎城搞好,他死也不会走。他舍不得虎城,虎城老百姓也舍不得他。

  1998年10月,邓平寿任虎城镇党委书记,当时我在县东方建筑集团公司包工程、搞建筑,他想再把我叫回去当村支书。我晓得当村干部工作难度大,待遇也很低,我跟他说:“老邓啊,那个“灯”不好搞,顶着碓窝唱戏,费力不讨好。我包工程、搞建筑肯定比起当村干部要划得来,要我再当村支书,年轻的时候差不多,现在岁数大了,奈不何。”他听了也不生气,只是说:“老罗,什么时候有空,到我那里来耍一下,摆一摆龙门阵,要不要得?”一天晚上,他专门把我请到他的办公室,让我和他一起背入党誓词,我俩都背得差不多,他说:“入党的时候怎么说的,现在就该怎么做!”他扎扎实实地将了我一军,我说不过他,就说:“到村里开会,老百姓选哪个作哪个!”结果我全票通过,就这样当上了陈家村的书记。

  2004年4月里的一天,我正在家里犁田,派出所的同志在田边找到我,说我们村有个犯罪嫌疑人可能要从达县乘火车逃走,要我立即协助公安部门前去抓捕。我立即赶放下犁头,赶到镇政府院内,邓书记见我满身是泥,光着一双脚,就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拿出一双好好的皮鞋和一双他女儿一针一线扎的没有用过的鞋垫,叫我换上,并说:“我送给你,不用还了。”回来后,我再也舍不得穿这双鞋子,因为这分明不再是一双鞋子,看来事情不大,但这是邓书记对我们村干部的一份心哪,一片情啊!

  我爱人是个老病号,得了20多年的风湿性心脏病。2000年,我爱人因心律衰竭,住进了虎城中心医院,还下了病危通知书,叫我们领回去安排后事。邓书记知道后,非常担心,非常着急,他以个人的名义买了礼品来看望,并把我喊到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说:“老罗哇,好恼火哦!”他说着擦去眼上的泪,开导我说:“要挺得住,不要倒下!”当时一股热流涌上我心头,“哪怕有一天成了光棍,我也要把村支书当好呀。”我爱人在家修养期间,邓书记还经常打电话到我家里,问我爱人:“病好些没有?”我爱人好几回跟我说:“你看邓书记一天这么忙,还记到关心我的病,真是到哪里找这么好的人哦!”有好几次,邓书记下村到我们村里,好几次碰到我爱人,看到她脸色不好,就掏出50、100块钱,表示他的心意。

  邓书记不光是对我这么关心,他对所有村干部都是这么好。2004年春天,桐子村支部书记徐美华生病在重庆住院,邓书记知道后,带着一些镇干部前去看望,后来,又单独去看望他。大家心齐了,气顺了,“镇村干群感情深,一口吞,再苦再累的工作一股劲,没有做不了的事,没有打不了的‘牛脑壳’”。

  邓书记对工作要求很严格。他常说:当干部不是靠吹,不是名,不是喊起来好听,而是要看你到头来拿不拿得出“颗颗”,数不数得出“籽籽”,看你到底给老百姓做了几件好事。高板桥到波漩河的公路,迟迟没有硬化,是邓书记的一块心病,他在办公室和我们谈工作时常常说:“糟了,这条路关系到几个村的村民,如果修不成功,老百姓好恼火哦!”说着就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一些干部有畏难情绪,工程迟迟没有动。在一次镇村干部会上,邓书记对我们批评道:“管你金生银生,把老百姓的路修好,给老百姓多办几件事,才是你的人生!”实际上,他批评了别人,也教育了我们大家。

  2003年,我们村决定硬化高板桥至碧山镇的公路,公路开工后,有一段公路要经过村民刘某住宅后山,他认为公路断了他屋的龙脉,破了他座宅的风水,坚决不准施工。我好话说了一箩筐,是法都使尽,他始终不答应,还夸下海口说:“就是天王老子来我也不准修!”当时,邓书记刚在重庆做了肺肿瘤切除手术不到7天,肺被割了一叶,还边输液边处理工作。我实在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去找邓书记,但不晓得怎么还是让他知道了。他找了一个镇干部一起,从高板桥一步一步走到刘某家里做工作,边谈还便给刘某散烟,当看到邓书记捂着胸口,脸色苍白,听到邓书记轻微亲切的声音,刘某也被感动了,说:“邓书记为我们修路,命都可以不要,我如果再不答应,我还是人吗?哪怕占我的田,我的地,我也毫无怨言。” 2005年3月6日,经过降坡、改弯、改直、加宽的公路顺利竣工了,重庆的记者前来采访,形象地称之为“农村的高速公路”,县交通部门也认为它是村级公路的样板。不少农民说:“没得邓平寿,就没得这条路。”如今,这条路已经真正成了我们村的一条致富路。2006年3月,投资600万元的梁平县洪泰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正式在公路边开工建设,投入生产了,解决了本村和达县、大竹毗邻镇乡的剩余劳动力。本村的村民不种地,不种田,抄起手儿得现钱,凭心愿,凭高兴,还可找点零花钱。

  凡是对老百姓有利的事,邓书记都爱干,帮忙干,想法干。2003年,邓书记到我们陈家村下村,发现7组胡汉同家的沼气很好用,回到镇上,又听说县上有这个项目,只是没安排到虎城镇,他很是着急,立即到县有关部门争取,硬是将项目弄到了虎城,如今,我们村建起了沼气池200多口,90%的村民真正做到了“煮饭不用柴,吃水自己来,走路不湿鞋,住房讲气派”,社员生活水平提高了,乡风文明又和谐。

  遇到星期六、星期天,邓书记一有时间就回家挖土、犁田、栽秧、挞谷,挑粪淋包谷,他自己家里还喂了七、八条肥猪,一年可以卖几千块钱。好几次,邓书记家里卖了肥猪,他高兴地对我说:“嘿嘿,我这头肥猪又卖了千多块钱啰,我一年喂七八头猪,卖五六条,收入五六千块钱,这个是劳动钱,汗水钱,万万年!拿起过得到河啊,舒服啊!”

  邓书记主持工作时,在他手里承包工程容易,要想赚大钱很难。建筑行业的风气,大家都晓得,有些包工头耍手段,在邓书记这里不成功,就说他是“宝气”,“懂不起”。可是,邓书记始终还是懂不起。

  邓书记是我的好领导,又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他的妈,我的妈,他的家,我的家,一模一样,一个家,一个妈。邓书记去世的消息不得不告诉他88岁的老妈妈,我去安慰她:“你老人家生了一个好儿子,为虎城百姓办了那么多的好事,他是我们的好书记。虎城人民都记得他,舍不得他。你也舍不得他,但他走了,眼下还有我嘛,今后还有更多更多你的好儿子!”

  邓书记啊,你虽然走了,我们知道你是不甘心的,你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把虎城建设好。你走了,是我们虎城的一大损失,你的品德,是我们虎城人民的宝贵财富。虽然我已年过60,但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继承他的遗志,学习他的精神,像他一样,把陈家村搞好,实现邓书记的生前誓言,让老百姓都过上巴巴实实的好日子。

  邓书记,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永远怀念你!

  谢谢大家。 (——虎城镇陈家村党支部书记 罗吉辉)

(责任编辑:灯)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