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凯:残疾青年教师坚持单腿站立授课 发起帮扶项目关爱留守学生(图)

发布时间:2020-11-22 18:24 | 来源:中国文明网 2020年10月15日 | 查看:337次


人物故事:

  人物简介:吴凯,男,1981年9月生,淮安市盱眙县河桥镇仇集中学校长。

  事迹简介:2011 年,吴凯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左腿,从此穿上假肢站着上课。他乐观地接受了命运中的意外,并以此言传身教,教学生自强不息。在班主任的日常工作中,他注意到班上的留守学生平日里基本处于无人管教的状态,缺少家庭教育和关爱,于是发起实施了校园关爱留守学生“1+2=1”项目,即为每1个留守山里娃结对一名“山爸 ”老师和一名“山妈”老师,组成一个“爱心家庭”。“山爸山妈”留守儿童结对帮扶项目在2019年江苏省志愿服务交流展示大会上被评为金奖。

  吴凯是盱眙县一名“80 后”教师,2011 年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左腿,从此穿上假肢站着上课。他乐观地接受了命运中的意外,并以此言传身教,教学生自强不息。

  在班主任的日常工作中,他注意到,班上的留守学生平日里常常处于无人管教的状态,缺少家庭教育和关爱,于是发起实施了校园关爱留守学生“1+2=1”项目,即为每一个留守山里娃结对一名“山爸 ”老师和一名“山妈”老师,组成一个“爱心家庭”,共同陪伴留守儿童健康成长。

  像正常老师一样站着上课,心里才能踏实

  2020 年元旦后,盱眙县仇集中学正在准备迎考,还有两个星期就期末考试了。下午2点吴凯有一节物理课,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他就起来备课了。还有两分钟就要上课,他拿着教材,一步一步地走向教室,中间经过了两处台阶,对他来说,是个体力活儿。

  上课铃响,他走进教室。一节课 45 分钟,他和其他教师一样,站着讲完了全程。学生孙士娇告诉记者,在她的印象里,初三开学到现在,每次上课至少有 40 分钟吴老师是站着的。“吴老师身体不是很好,但还是很努力、很坚持地站着上课,课堂气氛也很好。”

  前两年他每天要上 2-3 节课,都是“一站到底 ”。升任校长后,除了上课还要做管理工作。学生到操场跑操,到食堂吃饭,他都会跟着,每天都要走一万步以上。早上 6 点 40 到校,晚上10点半等学生下了晚自习再回家,几乎一整天都在学校里。

  下课回到办公室,吴凯慢慢坐下来,揉了揉右腿,身体的重心一直在右腿,已经有些发麻。还好,左腿还没觉得不适。至今,他的左腿里还留着两块钢板,到下雨天就隐隐作痛。走得多了,或者站得久了,膝盖还会被假肢磨破渗血,因此他的办公室里常备着酒精和棉签来消毒。

  尽管有些累,但8年来,他一直坚持单腿站立上课。“坐着上课没有状态,学生也不会投入进来。为了更好的课堂效果,一定要跟正常老师一样,这样心里才踏实。”

  直面残疾,将自己当作“教学资源”

  吴凯1981年出生,从师范学校毕业后来到仇集中学任教。2010 年,他被提拔为副校长,分管学校的德育工作。2011年10月的一个下午,他意外发生车祸,失去了左腿。“昏迷了几天,在重症监护室抢救。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还好,我觉得很幸运,毕竟人还在。除了走路慢一点、不能跑,没有别的影响。和别人比也就少了一个零部件。”

  经历过在死亡线上的挣扎,现在的吴凯看起来对很多事情都很淡然。但没有人知道,一开始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他都有过一个艰难的转变。2012年8月,车祸后不到一年,他就回到了教学岗位。“一个人在家面对天花板瞎想,有种挫折感。还不如来学校,有同事和学生,可以分散注意力。”

  回到工作中,接触到人,他发现现实和预想的还是有一些差距。“首先要接受别人的目光,因为自己以前是正常的。出去开会,会议室在楼上,要一步一步爬上去,人家都看着,你怎么走路方式和别人不一样。”

  后来自己慢慢适应了,所以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反而别人的眼光让我走得更加坚强,更抬头挺胸。吴凯说:“主要学生接受你了,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刚开始站着上课的时候,他经常不小心摔跤。去教室的路上,一颗小石子也会把他绊一跤。“学生都很好,看到了会马上来扶我。”

  每周一升国旗时,作为校长,吴凯经常要在国旗下讲话。“升旗台对我来讲很高,现在,在全体师生的注视下,一步一步从容地走上去已是平常的事了。身教重于言行,教师这个身份,让我必须战胜病痛、战胜自己。”他说。

  特殊的经历让他的教育更有力量。小张(化姓)今年初三,因为生病长期服用激素,她明显变胖了。在一次体测中,因为体重被其他同学嘲笑。小姑娘哭了起来,班主任安抚开导后,当时好像平复了心绪。晚上放学后,吴凯发现她一个人在教室里哭。 别人说她胖,她觉得很丢人,一个人哭了许久。了解情况后,吴凯劝解她:“你看吴老师只有一条腿,都没有像你这样,胖的话可以减肥啊,我一条腿都活得很开心。”说完还在她面前走了两圈,小姑娘这才破涕为笑。

  徐超(化名)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初三时产生了厌学情绪。吴凯找到了他,对他说:“不想学习?摸摸我的腿!”说着便卷起裤子露出假肢给他看,让他摸一摸至今还留在大腿里面的钢板。一番促膝长谈触动了徐超,他开始改变自己,发奋学习,最后考上了一所省重点高中。

  “既然我已经这样了,就把它当做一个教学资源,而不是负担。我一条腿,走路也不好看,但我从来不自怨自艾,我要活得同样精彩。”吴凯说道。

  是“钢铁站神”,也是暖心“山爸”

  仇集位于盱眙县的边缘,与安徽接壤,身处大别山余脉,当地的青壮年很多外出打工,留守儿童较多。吴凯和爱人丁德芳都在仇集中学任教,2013 年,他们发现,班上 30 多个学生,超过三分之一都是留守孩子,平日里基本处于无人管教的状态。“到了冬天,有的孩子没有袜子穿。不是没有钱,是没有人注意到。”

  那时,两人就常常聊起这些孩子的情况,并在日常生活中给予他们更多关爱。通过进一步调查,吴凯发现,全校 247 名学生中,有 69 名学生是留守孩子,而其中又有不少是单亲离异家庭的孩子。有一部分孩子性格比较内向,不太愿意和别人交流,学习上也是问题重重、比较吃力。

  如何更好地关爱这些留守孩子?经过调研,大家发现,这些留守孩子缺少的常常不是物质,而是亲情和关爱。

  “给他们一个‘家’才是最好的慰藉。”在学校的支持下,吴凯发起实施了校园关爱留守学生“1+2=1”工程:为学校每一个留守娃结对一名“山爸”老师和一名“山妈”老师,组建成一个爱心家庭。

  新家庭组建好后,吴凯又为“山爸”“山妈”“山娃”量体裁衣,制订了详细可操作的岗位职责条例,也为“山爸”“山妈”规划了亲情呵护留守娃的“五个一”活动,即每天一次看望问候、每周一次沟通交流、每月一次家庭聚餐、每学期一次亲子活动、每学年一次节日陪伴。

  对留守学生小刘(化姓)来说,2017 年的年夜饭有了久违的“家的味道”。寒假里,吴凯得知小刘的父母无法回来过春节,就邀请她和她的爷爷奶奶到他家吃年夜饭。除夕夜,一起包饺子、放鞭炮、抢红包,一大家子好不热闹。“特殊开心的一次年夜饭!”小刘至今记忆犹新。

  2020年疫情肆虐,如何让每一个留守儿童度过充实而有意义的“加长版”寒假?如何避免“假期延长,成绩下滑”现象的出现?如何帮助山娃全面成长?许多新问题成为吴凯记挂的事情。经过调研,仇集中学制定了《疫情中的守护——线上“爸妈”活动方案》,倡议每个爱心家庭组建线上“家庭聊吧”微信群,开展“爱满E家”线上关爱行动,常态化指导每个山娃过好充实健康的假期生活。一时间,每个“家庭”热闹非凡,各显神通,“家有儿女”“王府”“魏家胡同”“‘爱情’海”……就连聊吧的名字也是十分抢眼。

  自从开展线上学习以来,吴凯每周都要召集一次视频教学分析会议,对一周教学辅导进行总结与反馈,从计划的制订到落实,从练习的质量到矫正,从学生的参与到效果……逐一过细,密切跟踪,确保在线学习的实效性与学生的参与率,努力做到学生如在校,一个都不少。

  3月5日,在学校“线上学习”总结专题视频会议中,吴凯得知九年级晓晓(化名)同学线上学习有困难,家中仅有的一部旧智能手机损坏了,无法上网同步学习。“让每一个孩子都能‘线上学习’,决不掉线,决不落伍!”此次会议上,吴凯再次明确要求。“那我们把学校电脑借给晓晓同学学习!”学校最终确定解决方法。会议结束之后,吴凯带领班主任和任课教师送“教”上门,把学校电脑送至晓晓家并安装到位。

  4年来,吴凯和爱人先后 “认领 ”了34 名留守学生,仇集中学有约249名留守学生在学校有了一个“家”。现在,这个项目被盱眙县全县推广,全县有 2000 多个孩子都有了这样的爱心家庭。随着影响力的扩大,很多爱心人士和企业家也加入进来,山娃们得到了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现在是我们山爸山妈在关心孩子,下一步要动员孩子的亲爸亲妈们都要学会更好地关爱孩子,一起帮助孩子更好地成长。”目前,教师成长计划、学生口语集训营、古筝社团、书法社团、校园“石趣园”建设等正有序推进。

  “努力让这所大山里的学校和城里的学校一样,成为每个孩子成长的沃土。”吴凯说。

来源:江苏文明办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