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元成:做这样的好邻居(2图)

发布时间:2008-11-08 08:00 | 来源:中国兰州网 2008-07-11 16:02:13 | 查看:948次

  谢元成今年55岁,下岗多年, 老伴没工作,女儿正在上大学,生活十分不易。但他多年来一直照顾残疾的邻居,受到了居民的好评。2007年被评为城关区“十大公德之星”。

  居住在五一山社区的谢元成十年如一日,照顾一个瘫痪的邻居。谢元成经常推着轮椅上的一个青年人在家属院、北滨河路走着、聊着,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不认识的人准认为他们是父子,可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这俩人仅仅是邻居。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叫江亭,是谢元成的邻居。江亭是个不幸的人,父母双亡,从小得了遗传性软骨病,十年前由于病情严重,妻子携子离他而去,生活又不能自理,以后怎么生活,成了摆在他面前的一大难题,他几乎失去生活的勇气。对于江亭的不幸遭遇,谢元成一直在默默关注。他对江亭说:“小伙子,振作起来,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只要有我在,你就饿不着,冻不着”。

  对于一个需要照顾的瘫痪病人来说,日常生活中最难料理的就是瘫痪病人的大小便。对于谢元成来说,照顾一个和自己非亲非故同时还比自己小近20岁的江亭,他最担心的就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天,谢元成下班后像往常一样来到江亭的家中。一进屋后就钻进了厨房开始为江亭张罗晚饭,一阵忙碌后,谢元成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从厨房出来招呼江亭吃饭,与此同时一股异味钻进了谢元成的鼻子。皱着眉头的谢元成将面条放在江亭屋内的茶几上,问江亭:“小江,大便是不是弄在裤子上了?”。“没…没有”江亭涨红脸结结巴巴地说,并挪了挪坐在轮椅上的身子。“我自己吃,你回家吧!”看着谢元成关切的神情,江亭的脸涨得更红了,谢元成一下子明白了。谢元成脱下江亭的裤子,恶臭的气味让谢元成喘不过气来。他端来了一盆热水为江亭擦洗身上的大便,擦洗干净后,谢元成又打开柜子找出一套新的内衣裤为江亭换上。谢元成又拿起地上换下的裤子走进了厕所清洗起来。“小江,以后大便没解好,就跟我说一声,千万别忍着,要不多难受啊。”听着厕所内谢元成的这些话,看着厕所内那个宽厚的背影,轮椅上的江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热泪从江亭的眼中夺眶而出。

  对于老谢来说,照顾江亭一日三餐不困难,他最担心的是江亭得重病。因为用他微薄的收入和江亭100多元的生活费根本无法承受高额的住院费用。2007年6月,江亭感觉排尿困难,腹部肿胀得像孕妇。社区医院的两级导尿手术并没有缓解江亭的痛苦,老谢只好带江亭去市区医院,经诊断江亭必须进行手术抬疗。拿着住院通知书,老谢不禁愁上心头,“这5000多元的住院押金究竟该到哪里去筹呢?”看着江亭疼得满头大汗的痛苦表情,老谢暗自下了决心……经过多方奔走,老谢终于筹足了钱,江亭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非常顺利,但术后半个月住院时间,却让谢元成整整瘦了一圈。在江亭刚做完手术的前几天,江亭常出现大小便失禁的情况,有时几天不能解大便,谢元成不厌其烦,亲自找药物帮江亭通便。有时半夜睡着了还要起床帮江亭换洗,谢元成一次又一次地给江亭清洗,没有一句怨言。开始时谢元成也觉得臭味难闻,常常一整天都吃不下去饭。但是转念想想,江亭是个已经对生活绝望的瘫痪病人,自己不照顾又靠谁照顾呢?这样也就想开了。看着谢元成精心服侍着江亭,同病房病友的家属都非常感动:“这父亲对儿子实在是太好了,谁家有病人住院都是一家几口人轮流照看,还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老谢却是一包到底。”在办理出院手续时,当医院的护士得知这对特殊“父子”的情况时,异常吃惊。“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我干这行十几年了,像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一个护士这样说。

  有一次,江亭在扶着墙活动时,摔倒了,头撞到了暖气片上,无助的他只好打电话给谢元成。当谢元成急急赶来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江亭身上、衣服上全是血,头上还开了一条口子,血流满面。谢元成急忙背上江亭,上了医务所,大夫包扎好伤口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等送江亭回去后,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顾不上擦一擦头上的汗,他又为江亭清洗被血染过的衣物,收拾好了房间。还有一次,当他推开江亭的门时,一股饭香味迎面而来,等进去后一看才知道,原来江亭在吃饭时,连人带碗摔在地上,摔破的碗和饭撒了一地,屋子一片狼藉,他只好又为江亭重新做了晚饭。

  刚开始,家里爱人、孩子不理解他,经常埋怨他为了别人耽误了自家。时间长了,家人也被感动了,有时候,老伴在做饭时多做点,放到他手里让送给江亭,就这样,一帮就是十年。谢元成不仅在生活上帮助江亭,在经济上,他也时时资助江亭。有些认识他的人时常挖苦他:“简直是傻子,又搭力气又赔钱。”而他听到后只是一笑,从不放到心里。其实谢元成的家庭也挺困难的,全家五口人,妻子又没有工作、两个儿子眼看着就要结婚、女儿还要上学。而在最初照顾江亭的五年中,是谢元成一家生活最困难的时期。在这五年中,两家六口人只能靠谢元成200多元的下岗工资和江亭100多元的病退工资勉强维持着。在这五年中,谢元成一家五口很少添置新衣,这一状况直到2003年才有些好转。在这一年,谢元成的工资涨至400元,他又加入了社区综治员队伍,每月170元的工资可为谢元成解决燃眉之急。这期间,他要承担女儿上大学的费用,还要为儿子结婚准备。 2003年,大儿子要结婚,可谢元成实在拿不出多少钱来。于是,从不求人的谢元成只好硬着头皮走向了亲戚朋友家,经过一番东奔西跑后,他终于筹到了2万元钱才得以让儿子的婚礼如期举行。当看着儿子挽着新娘的手走上红地毯时,老谢眼里噙满了泪水,那泪水里有着喜悦,兴奋,更多的是酸楚。

  “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谢元成照顾江亭的举动感动了小区,整个家属院的邻居都加入到了照顾江亭的队伍中。江亭家凉台上的玻璃破了,一楼的田师傅自己掏钱购买安装;江亭头痛脑热时,三楼的邻居张树频随叫随到,成了他的私人医生;知道江亭做饭困难,隔壁的张大妈会时不时地端来热腾腾的饭菜;江亭在家闷得慌,邻居们会将江亭推到家属院晒太阳,谈心聊天。有一次,江亭家的下水堵塞,污水流到楼下,邻居不但不埋怨,反而主动找来维修工人及时修复,而工钱邻居也悄悄垫付了。

  “10年时间里我也曾多次有过退缩的想法,尤其是当家庭经济捉襟见肘和遭到别人的非议时,但每每看到江亭的悲惨境遇,我就会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现在有了这么多的好心人加入到照顾江亭的队伍中,更加坚定了我照顾江亭的信念,只要江亭需要一天我就会照顾他—天。”

  江亭是不幸的,病魔缠身,没有一个完整的家;但他又是幸运的,因为他有谢元成这样一位好邻居。

(责任编辑:卢亚飞)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