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牛志远的救孤行动

发布时间:2008-12-07 08:00 | 来源:新浪网 2006年07月25日17:00 | 查看:541次

  7月20日下午5时40分,59岁的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十里铺乡单庄村农民牛志远接听记者电话时,声音有些颤抖。此时,他正和襄城县政府副县长庞新升一起走出河南日报报业大厦的大门。当天,他和县领导一起在这里接听河南省发行量最大的一家都市报专为他们开通的爱心热线电话。应接不暇的来电让他有些疲惫,但也带来了难以掩饰的兴奋。

  这是继7月18日走进央视《新闻会客厅》之后,牛志远又一次在大众媒体公开亮相。   

  使他受到热切关注的是,他创办的襄城县阳光福利院今年又有17个孤儿参加高考,全部超出大专录取分数线,考试成绩最好的一个达到670分,已被北京大学录取。

  面对媒体的追捧,牛志远并没有“忘记自己是谁”,他得省下能省的每一分钱,尽可能在新学期开学前为那些孩子们多筹集一些学费、生活费。他没有舍得在郑州住上一晚,于晚9时多,辗转回到了离郑州约200公里的阳光福利院。

  致富之后的善举

  牛志远还有一个身份是襄城县政协委员,到目前已经连任三届。

  他早就是闻名乡里的“能人”。他从小家境贫寒,上个世纪80年代,他通过自学,以铸造铜像致富。

  牛志远委员介绍说,铜像生意中碰到一些贫寒的孤儿很可怜,他就萌发了办福利院的想法。此后,他以建铸造工艺厂房的名义拿到了建房批文,因为没有地,地点就选在自己的3亩责任田上。修这个福利院包括里面的设施,花了14万元。2002年,福利院挂牌,并收了七八个孩子。这是许昌市第一个民营福利院。目前在福利院的孩子有39个,最大的20岁,最小的10岁,“都是无依无靠没人管的苦孩子。”

  牛志远收养孤儿,只有两个标准:品行端正,是个正常人。“我要养的不是社会流子(不务正业的人)。”他认为,只有那种家境贫寒,又不放弃上进的孩子才值得同情和帮助。

  “得送他们上大学,老在农村里转没出息,日子还是苦。”牛志远说。现在,福利院的39个孤儿全部在读,其中21个考上了大学。

  襄城县民政局副局长卢文海表示,襄城县目前没有一家公办的福利院,某种意义上,老牛是在做民政部门该做的事情。

  平时,牛志远像家长一样,陪着孤儿住在这座新房子里。每天早晨5时30分,牛志远会准时起床,为一群孩子做早餐,然后喊醒他们。等到他们上学走后,他则去地里收拾农作物,或者去老屋里做铜像。福利院里牛志远带得最久的孩子朱志豪说,爷爷4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外出几十里都是骑自行车,饿了最多吃碗烩面。当地许多人提起牛志远有这么一句顺口溜:自己骑个破“伏尔加”(自行车),大把银子往孤儿身上花。“他无偿供养这么多孩子,可自己孙子孙女的学费还是我们交。”牛志远的大儿子牛战峰说,父亲对待孤儿胜过亲生。

  不仅如此,他还把全家都动员了起来:孩子们带回家来总是由牛志远的妻子照顾,帮他们换衣服、洗澡,甚至喂饭。牛志远让卫校毕业的二儿媳开个门诊,平时专为这些孩子保健问诊;让大儿子在福利院旁边开个一分利饺子店。“没有客人来,饺子店实际上就是免费为孩子们开的。”

  “送100个孤儿上大学”与资金困境

  10年,培养出100个大学生。这是牛志远给阳光福利院定下的目标。但孤儿人数显然超出原先的预计。据介绍,目前福利院的孤儿,除了襄城县,还有来自宝丰县和郏县的。邻县的许多孤儿亲属在知道牛志远的福利院后纷纷前来,牛志远的福利院很快“超编”。

  牛志远的铜像作坊也越来越不赚钱。铜价涨了一倍多,手工作坊的生产工艺也很落后。而他本身忙于福利院,也根本没时间去打理生意。以前生意好的时候,一年可以赚10多万,现在能赚三四万就不错了。

  这样,牛志远就遇到了现实的问题,因为供孤儿读书和维持福利院生存的资金完全来自牛志远的个人收入。牛志远以前积攒下来的40万元,已经花费殆尽。今年春夏之交,牛志远将用作小儿子结婚的钱花掉,“这是最后的积蓄。”之后,他还向邻居借了5000元,用于福利院的日常开支。

  福利院的开支主要有:每个孩子每3周100元的生活费,不包括买衣服和看病;水电开支约300元;厨师每月100元;每个大学生每月生活费300元。其实,最大的开支是每学期的学杂费。

  2005年,福利院6个孩子参加高考,最后有4个考上大学。他们根据县民政局的证明各自写了减免学费的申请,其中一所大学免去学费和住宿费,福利院每年为此少支付3000元;另外两所大学有一定程度减免,但每个大学生每年开支仍在6000元左右;还有一所大学没有任何减免。

  今年,17个孩子全部上了大专线。“一算账就发愁。”牛志远说,学费生活费每人一年得七八千元,17个孩子就是十三四万,还有去年考上的4个,暑假结束就要学费。另外18个正在读中小学的孩子,学费和生活开支也要几万元。一年十多万的学费、生活费,成了他现在最大的目标。

  7月9日早上9点,牛志远揣着17个孩子的高考成绩单和报考志愿骑车出了门。跑了一天,只从儿子的姨父那里借到了5000元钱。

  牛志远的期待:将福利院的大旗扛下去

  牛志远的境况很快有了转机。他告诉记者,他是幸运的,从今年高考开始,福利院17个孤儿同时参加高考就引起了当地媒体的关注,尤其是高考发榜后,省会多家媒体集中报道了17个孩子都上大专线的消息,此后,中央新闻媒体也进行了跟进报道。

  7月13日,许昌市一位热心人向福利院捐款1万元,用于资助考上大学的孤儿们。当天,襄城县委常委、副县长庞新升到阳光福利院看望孤儿,并表示:17个考过大专线的孩子,只要被大学录取,县里不会让一个孩子因为学费问题而失去求学机会。庞称,襄城县专门建立了贫困助学基金会,筹集资金达到了1000万元,专门用于解决家境贫寒的学子的上学难题。几乎同一时间,北京大学招生办传来消息,决定录取考分为670分的仲书芬,免去全部费用并给予助学金。

  20日晚上10时许,牛志远对记者表示,共青团河南省委希望工程决定给福利院的部分孤儿一些资助,当地的团委和工会也将有相应的支持。加上他自己的努力,福利院所有孩子的学费问题基本可以解决。

  除了继续他的铜像生意,他又新承包了30亩土地雇人种烤烟,这个每年也会有5万元左右的收入。最让他欣慰的是,福利院的孤儿多人愿意工作以后拿出部分工资反哺福利院,等牛爷爷百年之后辞掉工作继续福利院的事业。

  “有计划地争取社会支持及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才是民间福利院的长久生存之道。”对专家的告诫,牛志远非常赞同,他希望能有一些有热情有实力的企业或者福利组织能与他携手,共同救助更多的孤儿和特困儿童。他还希望通过本报转告各界仁人,所有捐款将进入专用账户,接受民政部门和新闻媒体监督。阳光福利院将在这些孩子们开学入校后公布每一笔捐款、捐物的去向,在一定范围内公开每个学生使用了多少费用,在年底之前给捐助者一个答复。同时欢迎各界人士前来调查、核实。

(责任编辑:卢亚飞)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