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刘少奇铸铜像的农民(2图)

发布时间:2010-09-30 00:54 | 来源:光明网 2004年4月29日 | 查看:2908次

刘少奇铜像(中国好人网配图)

牛志远(中国好人网配图)

  牛志远,男,汉族,58岁,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十里铺单庄村农民。

  就是他,为刘少奇铸造了一尊高2.37米、重1.7吨的铜坐像。  

  家庭会议上,牛老汉提议为刘少奇铸造铜像,全家人举手表决通过

  小麦归仓了,麦秸也垛了起来。1997年6月28日下午,牛志远老汉上街割了2斤肉,交待老伴晚饭做丰盛些。

  吃罢晚饭,望着74岁的老母亲,牛志远说:“妈,您晚会儿睡,我有个事想说说。”“啥事你就说吧,我老眼昏花的,懂个啥?”牛母说着,就要去院里的凉席上睡觉。“妈,今晚说的事有点特别,你还是参加吧。”

  牛志远劝留老母,回头又对老伴和4个儿子及两个儿媳说:“我有一件事,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

  与牛志远同岁的老伴是个典型的农村家庭主妇,她不爱管事,也乐意顺从丈夫,听说丈夫今晚有事,她赶紧坐了下来。倒是4个儿子见父亲今晚郑重的样子,有点意外地笑着说:“爹,啥大不了的事啊?”

  “这个事很重要。”牛志远给儿子每人发了一支香烟,看了两个儿媳一眼,说:“抱好孩子,别让他俩乱跑。”

  牛家的两个媳妇很孝顺,各自都有了两个孩子,并没有与父母闹分家。老大媳妇一家3口住在村北刚建起的3间新瓦房里,但仍和公婆一起吃饭;老二媳妇尽管与奶奶、父母及两个兄弟一起挤在并不宽裕的5间旧瓦房里,可并没有一丝的抱怨。

  牛志远长长地吐了一口烟,说:“我想给刘少奇铸个铜像,你们看行不行?”“啥呀?”全家人都很吃惊,仿佛听错了似地问道: “为刘少奇铸铜像?”“对,为刘少奇铸个铜像。”

  这次,全家人听清了,无人再说话,场面顿时沉寂了下来,只有成群的蚊虫,围逐着当院的电灯光亮,嗡嗡地飞鸣。牛志远也不说话,他静静地吸起了烟。

  “铸个铜像,那得需要多少钱?”二媳妇李卫红忍不住开了腔。她27岁,1990年县职高毕业,1994年和同岁的牛永军结婚后,一直盼望着能盖新屋。如今新屋没盖起,公爹又要为刘少奇铸铜像,她首先想到的是钱。

  “全身像,大约两三万吧。”牛志远又吸起了烟。

  “两三万元呀?他爹,咱有那么多钱吗?”老伴一听需这么多钱,也忍不住问道。

  “我算过了,咱家里有2万多一点,再借一点,就够了。”牛志远说。

  “爹,刘少奇和咱不亲不邻的,为啥要给他铸像?”25岁的老三牛军锋已到结婚年龄却至今没有定下亲,他听父亲要花完家里的积蓄不说,还要借钱,有点不乐意。

  “和咱不亲不邻?”牛志远轮番盯着儿子们,不满地说,“你知道不?没有刘少奇,你爹早死了,哪有现在一大家人?”

  4个儿子被父亲的话说懵了,他们不解地望着父亲,等待他解释清楚。

  牛志远看着老母亲,一字一句地说了起来:“1959年大办食堂,咱襄城县饿死了很多人。你奶、你爷和你叔我们4人,快要饿死了,刘少奇让咱农村实行了‘三自一包’,咱家分了8分预借地,地里种上红薯,红薯大丰收了,填饱了肚子,你爹才逃了个活命。后来,文化大革命中刘少奇蒙冤屈死开封……”说到最后,牛志远再也说不下去,竟低头落下了泪。

  “你爹说的是,要不是刘少奇给咱分那8分地,早没有了咱这一家人。”一直没说话的牛母接过了儿子的话。

  “人要有良心才是人哪!为刘少奇铸铜像,是我多年的心愿,你们要不同意,我自己铸!”牛志远擦把眼泪,提高了声音:“现在谁同意谁举手,谁不同意不举手。”

  牛志远先举起手。28岁的老大牛占锋举起了手,牛母举起了手,老二牛永军举起了手,老四牛冠军举起手,老三牛军锋也举起了手……包括两个不满6岁的孩子,全家11口人都举起了手。

  举手表决后,牛志远让散了会,留下4个儿子商量铸像的具体事项。

  儿子们问铸个什么样的像,牛志远说铸全身的,究竟什么样的,他心里没有谱。儿子们又说,就凭咱那点技术,能铸成吗?牛志远说,只要咱父子同心,这像一定能铸成。

  儿子们听完父亲的话,很佩服父亲说到办到的性格,都重重地点了点头。   

  上开封,去湖南,找资料,请专家……历时1年零3个月,刘少奇铜像最终定稿

  家庭会议的第二天,牛志远让大儿、三儿、四儿下地忙夏种,留下二儿,交给他仅有的一张刘少奇半身挂像,让他观察、揣摩、打泥型。

  十几年来,牛家父子铸铜像的程序各有分工。1986年春天,已解决了温饱问题的牛志远要学门手艺。学什么呢?思来想去,他决定拾起已丢了几十年的祖传铜铸工艺。凭着自己幼年的记忆,又经过外出多方拜师,牛志远终于学会了铜铸。学会后,牛志远觉得凭自己的小学文化水平,铸不出好铜像,于是,便手把手教大儿子。大儿子学了半年,学不通精细活,恰逢15岁的二儿子初中毕业不愿再上学,牛志远开始教二儿子。二儿子牛永军很争气,一点就通,牛志远便让永军专打泥型。三儿子、四儿子初中毕业后,牛家父子农闲时便开始铸起了铜像。

  农民们富了,请牛家父子给死去的老人们铸半身铜像。每接到活,都由老二永军设计塑泥型。再由老大依泥型浇出分解腊像,再由老三、老四依腊像用石英粉混石膏造出分解的模型,最后父子四人同上阵,铸出分解铜像并合焊在一起。

  老二牛永军可真遇到了一个大难题。他把自己关在屋里,对着挂在墙上的刘少奇半身像,看了两天后,找到父亲说:“爹,这泥型我打不出来。”

  “为啥?”牛志远很吃惊。“图片资料太少。”

  牛志远没再说话,当天领着二儿子永军来到县文化馆,寻找刘少奇的图像,找了一天,仅找到两个半身图片。第二天,牛志远又一个人来到开封刘少奇纪念馆,向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后,人们都很感动,给他找出了报刊上刘少奇的许多图像。牛志远如获至宝,回到家,把刘少奇不同年龄的图像交给了永军。永军仔细看过刘少奇的不同图像后,把一张刘少奇跷腿坐在圈椅里微笑的图像交给了父亲说:“爹,就铸这个像吧。”牛志远看了看,说:“中,就这张吧。”说完,牛志远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说:“他老人家死得冤,又整天为咱老百姓着想,铸出的像上,要让他老人家面带忧虑的愁容。”根据父亲的意见,牛永军比着图片上的刘少奇坐像,开始用特制的黄泥塑起了泥型。

  1997年9月底,历时3个月,牛永军终于设计出了刘少奇铸像泥型。牛志远坐在泥塑前,反复看了整整一天,他对二儿子说:“永军,既不形像也不神像,重新再塑!”

  牛永军又开始了第二次塑泥型。又3个月,至1998年春节前,牛永军第二次塑出了刘少奇的泥型。牛志远看了又看,心里仍不满意,但他没有说什么,他知道,二儿子已拿出了全部的看家本领。

  正月初六,春节还没过完,牛志远决定到湖南宁乡刘少奇纪念馆找图片资料。

  3天后,牛志远来到了坐落在宁乡县炭子冲刘少奇故乡的刘少奇纪念馆,馆领导黄柯得知河南这位老农的来意后,热情地款待了他,并给他找出了更为丰富的刘少奇图像资料,同时对牛志远提出了馆里的3点意见:一、此事馆里报告王光美,并征得同意。二、设计出铸像泥型后,应征得专家认可。三、铸像最好在1998年11月24日刘少奇100周年诞辰前铸成,馆里无条件接收。

  刘少奇的侄孙刘正山得知牛志远自费为爷爷铸铜像的事后,非常感动,他邀请牛志远到家里作客,并给他讲了爷爷在家乡的许多故事。

  回到河南后,牛志远把湖南刘少奇纪念馆领导的意图说给了家人,家人备受鼓舞。但是,牛志远却认为二儿子塑出的泥型形神皆不像,要重新再塑。牛永军委屈地说:“爹,真不行,咱就请专家吧。”

  1998年3月1日,牛志远到开封请一民间塑像大师。大师开价很高,6天3000元设计费。牛志远说他是无偿捐铸像之后,大师仍不肯降价。无奈,牛志远只好请大师在他家塑了6天的泥型。花了3000元,仍然是形像神不像。没办法,牛志远又于4月初,找到平顶山市文联一位曾在百色纪念馆当过馆长的老同志修改。老同志虽不要费用,但却要求天天接送。牛志远只好租了辆车,早上从百里外把老同志接到家,晚上再送回去。几天后,花了一千多元租车费,老同志说修好了,牛志远心里仍不满意。

  不满意,再请人。牛志远又通过襄城县师范学校一位教师,找到漯河市艺术专业学校的一位美术教师。这位教师很敬佩牛老汉,分文不取,自费到牛家修塑了6天泥型。但仍不能达到神像。

  此时,已进入7月。牛志远很焦急,他发了疯地打听寻找,最后托人找到河南大学一位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的讲师。讲师张口开价6000元。牛志远一咬牙,6000就6000吧,只当地里的一季粮食没收成。讲师还真行,两次修改了24天,泥塑便活了起来。牛志远很高兴,他认为此次的钱终于没有白花。

  泥型设计好后,牛志远请人全方位拍出了照片,寄给刘少奇纪念馆,征求意见。

  9月20日,牛志远接到回信。纪念馆对刘少奇铜像泥型表示认可,并让牛志远加紧时间铜铸。

  0.3吨石腊、1吨石英粉、1.5吨石膏、1.7吨黄铜,借款5万元,刘少奇铜像终于铸成

  一尊栩栩如生的泥塑摆放在牛家小院后,人们才知道:牛志远要为刘少奇铸铜像。乡邻们纷纷赶到牛家,围在“刘少奇”身边,看了又看,他们对牛志远说:“给刘少奇铸像是咱老百姓的共同心愿,老牛,如需要帮工,说一声!”

  牛志远要为刘少奇塑铜像的消息传到了乡里,又传到了县里。襄城县委书记、十里铺乡党委书记等分别来到牛志远家,问他需要什么?牛志远说他什么也不需要。

  其实,牛志远正为资金发愁。设计泥塑已花光了家中的积蓄,购买原料,只有借钱了。但牛志远不愿说出自己的难处,更不愿伸手向政府要钱。他想:如果那样,他捐铸刘少奇铜像的多年心愿就要落空,他说出的话就不能兑现,这可不是牛家人的性格。

  于是,牛志远又于9月25日晚,再次召开了家庭会议。会上,牛志远说明了向亲戚借2万元、向银行贷款3万元的想法后,全家人表示赞同。牛母看着孙子们说:“钱是什么?钱什么也不是!你爹干这事,是咱老牛家几辈人的骄傲。”几个儿子说:“爹,借吧,贷吧,咱砸锅卖铁,也要把老人家的像铸好!”

  牛志远哭了。他看着儿子们,言语哽咽:“你们能理解爹,爹真高兴啊!”3天后,5万元借款到位,牛志远让4个儿子分头去襄城、平顶山、许昌、郑州购料。两天后,0.3吨石腊、1吨石英粉、1.5吨石膏、1.7吨黄铜购回了家。

  铸像开始了。牛志远带4个儿子一同干起来。农家人闲不着,地里有活时,牛志远让老伴带两个媳妇去干,他和儿子们闭门不出,专心铸起铜像……熔腊、粘石英粉、铸石膏、熬铜块……有时人手不够,不用牛志远说话,乡亲们自动跑到他家帮忙。

  1998年11月10日下午,高2.37米、重1.7吨的刘少奇全身坐像终于铸成。看着老人家活生生地坐在院里,牛志远激动得哭了。

  湖南刘少奇纪念馆得知铜像铸好后,电话告知牛志远,立即送往纪念馆。

  11月13日早上6点,牛志远2千元租用的一辆汽车开到了家门口。乡亲们一起把刘少奇铜像请到汽车上,又盖上了红布。牛志远的4个儿子分列站在铜像两边,护送铜像安全到达湖南。

  汽车就要启动了,牛志远点响一挂长长的鞭炮,送“老人家”上回乡的路。

  11月15日早晨,刘少奇铜像被牛家4个儿子送到湖南省宁乡县花明楼炭子冲刘少奇纪念馆,安置在纪念馆早已做好的汉白玉底座上。

  11月16日,宁乡县县委、县政府领导接见了牛家的4个儿子,刘少奇纪念馆领导也向他们发放了捐赠证、收藏证。

  11月18日,由中央举办的刘少奇诞辰一百周年大型文艺演出在刘少奇故乡举行,牛家的4个儿子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了文艺盛会,会上,刘少奇夫人王光美接见了他们。 (张大奎)

(责任编辑:吴雄)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