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淘金客陈发树 极尽低调的福建首富(图)

发布时间:2010-01-15 10:25 |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09-12-30 13:09 | 查看:2151次

去年陈发树出十亿天价招聘唐骏(中国好人网配图)

  无论刻意为之还是本性如此,自2008年中因紫金矿业上市而闯入公众视野的“福建首富”陈发树是个小心翼翼于维持自己神秘形象的人:他素不接受采访,也很少出现在福建福州的新华都集团总部。外界对于他的屈指可数的公众记忆是在2008年4月15号,堪称中国最高调职业经理人的唐骏以十亿之价成为了陈的手下。那天,陈穿一件白色格子衬衫、黑色西服、系一条黄蓝相间的斜条纹领带——与这一花哨着装形成对比的是,当有记者上前索要名片,陈发树如完全没有听到一样一动不动。 

  但今年四月底以来,陈发树似乎越来越无法回避外界的目光。或者,他已经不在乎了。

  4月27日至5月22日,陈累计减持紫金矿业1.31亿股,套现近13亿元。但这只是他与新华都共同持有的大约15%的紫金矿业股份中的1%。以当前价格算,这让他仍有182亿元纸面财富,更令其9年前以4800万元对紫金的投资俨然神来之笔。

  5月7日,陈从百威英博啤酒集团手中收购了青岛啤酒(00168.HK)9164万份H股,尽管交易金额高达2.35亿美元,但在之后一个月间,该交易已令陈浮盈近3亿港元。

  还有最近公布的一份中国富豪排行榜,这个48岁的福建人以115亿的身家名列第12位。众所周知,像陈发树这样“横空出世”的富豪们总希望避开此类榜单对自己的算计,因为它很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有人甚至将富豪榜称为“杀猪榜”——但唐骏对此颇为不屑,他说自己私下替陈认真算了算,结论是“陈已经是中国首富了”。

  这是一个奇妙的转变。虽然陈依然避免抛头露面,甚至独来独往地每两天换个城市奔波考察,但作为两家新晋上市公司的老板,以及唐骏这个精于个人品牌塑造的职业经理人的上司,陈在一年之间不可避免的主流化了。虽然绝大多数人依然不知道新华都是一家做什么的公司,但明眼人不难分辨,陈在打造的是一个类似复星集团的投资公司:通过每隔一段时间送出一家上市公司获取可观投资回报。

  自1982年从老家安溪坐上一辆满载木料的货车去往厦门,开始木材生意,陈已从商27年。其间百转千回,陈由木材、零售、施工、旅游做到投资,履历斑驳,外界所知更少。而这个只有小学四年级学历、靠长期自学巴菲特和吉姆•罗杰斯书籍而最终富可敌国者,是否可以在未来的中国商界谋得重要的一席之地?

  属于唐骏的一年

  必须承认,唐骏的到来对于新华都而言意义重大,至少从公关层面上说。

  “人是都想浮出来的。人性本质的东西就那么几样东西:金钱、权力、名声,这几样东西没有人不要的。他怕出名可能有另外隐藏的东西,所以他不愿意做。”唐骏这样剖析陈发树。虽然外人无从了解陈发树试图隐藏什么,但唐骏的解说点到了陈发树与自己互动的核心:他来处理那些陈不愿做的事情。比如,对于操持过盛大上市的唐,新华都(002264.SZ)于2008年7月31日在深交所的上市,无需陈发树太多抛头露面也可搞定。

  但这还不是他们合作关系的全部。与通常意义上幕后舵手与“影子武士”的合作不同,陈发树并非一个隐身唐骏之后的细节操控者,某种意义上,唐骏解脱了他:他更多的成为了一个拍板定方向的人,而唐骏在台前让它们实现。

  收购港澳资讯就是一例。这家已有14年历史的IT金融资讯公司除了在业内小有名气之外,并没有太多亮点。但唐骏对《环球企业家》解释说,收购的基础在于:“陈发树赌的就是未来中国的金融变得更加市场化以后,这是需要的。”换句话说,当中国资本市场在未来十年里成长个几倍,市场上是否可以出现一家中国的彭博社?

  当然,只有愿景是不够的,要把这个年盈利500万元、现有300人的资讯公司变成一家1500人的上市公司才是问题的关键。这就是陈发树不会去亲历亲为的。

  在唐骏的描述中,他要为港澳资讯“搭班子,定战略”:第一次开董事会时,唐定了一个业绩指标,但不久后他反悔了,对所有人说指标全部废掉,亏本也没有关系,但未来两到三年里要把这家企业做大。甚至,唐骏前去说服力将自己介绍给陈发树的仇非,让其放弃创业,出任港澳资讯总裁。曾供职于松下电器的仇非曾是陈发树的供货商,与其有10多年交情。谈及自己最终成为陈发树手下一员,仇非对本刊表示,“我们有了比较好的靠山。”

  如今,陈与唐差不多每两周见一次面。“只要见面就打球,顺便谈一下工作”。唐说,他打高尔夫球的爱好也影响到陈发树,陈第一次跟唐骏去打球,就被“拉下水”,一年下来已经能打到100多杆,“进步挺快”。

  唐骏带给陈发树的,当然不仅仅是带他学打高尔夫球。或许是从前任老板陈天桥将旗下游戏分拆上市那里获得的启发,新华都集团本可以谋求整体上市,但在唐骏的建议下,新华都集团旗下的零售、工程、矿业、地产、旅游、资讯、IT业务正逐个谋求分别上市。“如果集团的几个子公司分别上市,那么至少会比集团整体上市高出一倍价值。”唐对此并不讳言。

  目前,新华都集团控股的公司有四家:新华都购物广场、港澳资讯、华福大酒店和新华都工程。在新华都集团董事会秘书龚严冰看来,虽然新华都将控股的公司列为自己的主业,但与贡献了90%销售收入的零售相比,港澳资讯并非真正的主业。“零售才是重中之重,”龚严冰说,陈发树也多次强调这个他发家产业的重要性,零售业务一定是未来新华都继续发力的地方。

  金融危机爆发前夕,新华都购物广场赶上IPO末班车,成为国内倒数第二家上市的公司。上市一年以来,尽管跌破过发行价,但如今的股价表现还是比较理想的。对于唐骏的明星效应使股价估值较高的看法,国都证券分析师夏茂胜认为这存在一定合理性,“因为本身企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人的眼光”。同时,国内零售市场远未饱和的竞争状态,也给新华都零售业务未来的发展留足了想象空间。“国内的零售业还处于竞争的初期,比较散,即使最大的公司的市场份额也是个位数,未来的机会很大。”UBS零售业分析师周诚告诉《环球企业家》。

  此外,曾在日本留学的唐骏开始接洽日本公司,试图收购。虽然至今为止尚未敲定一起确定的收购案,但据说看过的领域包括IT、高尔夫、制造、太阳能等。

  “搭架子比较有意思,就是等到我全部弄好了,我才会潜下心再去做,这是我在盛大和微软都没有做过的事。”唐骏说。

  “赌一把”

  当然,唐骏试图实现的事,也是陈发树没有做过的。

  陈发树于1961年出生在福建省安溪县——一个位于厦门、漳州、泉州金三角结合部的县城。那一年,发生在安溪县最大的新闻就是在当地森林中发现了许多千年古茶树,而当日后这个县城以盛产铁观音而闻名时,陈自己却从来不喝。不仅如此,他甚至也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1987年,26岁的陈发树和两个弟弟一起在厦门开杂货铺,8平方米的小店里,前面是店,后面是床。而当陈发树在34时进军福州时,他已经把杂货铺做成了大型百货商场,还开到了福州当时最大的东街口百货对面。

  1997年,对陈发树和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而言都是意义重大的一年。如果不认识陈景河,陈发树的经历顶多算是一个“穷小子出人头地”的民间故事;而陈景河如果没有当年陈发树的投资,也难有后来的大发展。自此,二人的命运交叉到一起,以至于10多年后的今天,当二人身价双双数亿的时候,已经很难说清究竟是谁成就了谁。

  紫金矿业董事会主任范大游向《环球企业家》讲述的故事是这样的:1997年,陈发树购买了一批三五千万的水电站设备,项目结束之后设备还可以用。这时恰逢紫金矿业创新工程模式——把工程外包以节省费用,陈景河和陈发树二人一拍即合,开始了这段“姻缘”(到现在,紫金矿业的工程仍有一半的业务由新华都承包)。2000年紫金矿业改制时,陈发树投资4800万,获得紫金矿业33%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4800万,对于当时的陈发树而言并不是个小数目。2000年,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福建上杭县全县财政收入才1.3亿元。当年7月,伦敦黄金交易价格也还在280美元/盎司上下挣扎(如今的价格是约950美元/盎司),不难理解,当时投资矿产资源似乎难以看到希望。对于性格谨慎的陈发树而言,这无疑是个巨大的冒险,后来他曾对手下人回顾说,“只有赌一把了。”

  事实如你所知,他赌对了。当时的中国已经开始进行黄金市场改革,2000年一年就进行了6次黄金价格调整,对宏观经济一直有敏锐嗅觉的陈发树感觉到了投资黄金的趋势。次年4月,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戴相龙宣布取消黄金“统购统配”的计划管理体制,同年8月1日,足金饰品价格放开。自此,紫金矿业的发展开始真正进入“黄金时代”——陈发树当年的4800万也随之翻了数十倍。

  然而,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是:陈发树当年究竟是真有大智慧“积极”入股紫金矿业,还是在福建省政府的“建议”下被迫入股,各方说法不一。作为陈发树人生的转折点,是否“被迫”入股紫金矿业“撞上大运”,似乎成了判断陈商业眼光和智慧的关键因素。

  对此,唐骏告诉《环球企业家》,“也不完全是被迫,还是看中了这个投资机会。”此说得到了紫金矿业董事会主任范大游的证实:“陈董(陈景河)肯定是说服陈发树来投,2000年的时候情况已经比较明朗了,那时候的金价还是比较低的,但是收益还是比较明显的。”

  信达证券首席分析师范海波同样认为,陈发树不可能是完全“被迫”投资紫金矿业,“黄金在陈发树投钱的时候价钱并不高,当时中国那几个大的黄金企业都在亏损。当时的工业品味是1克/吨,紫金矿业的品味是0.5克/吨,不够工业品味,就是一堆破石头,不可采,但是陈景河硬是弄出来了,新华都也砸了很多钱,可能有一点赌的精神吧。”范海波分析。

  “他赌什么?赌黄金价格往上升。”在唐骏看来,与当年投资紫金矿业一样,陈发树的很多投资都是赌未来的。

  “打造一个巴菲特”?

  事实上,在陈发树每一次“赌”的背后,均有着一条固定的投资原则。在这个投资原则之下,陈发树一直保持着颇具说服力的投资回报纪录,他曾坦言自己“确实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失手的地方”。他的投资原则是:首先是与民生相关的产业,其次投资对象是所在产业的前三名,最后投资对象需有国资背景。对照这三点,不难发现陈发树最近减持紫金矿业套现13亿元之后收购青岛啤酒股份的动作,完全符合要求。

  除去运气的成分,仅为小学四年级毕业生的陈发树至少拥有自己独到的投资理念。

  据说,这来自于对巴菲特和罗杰斯的研读。“我是反复地读,不断吸取其中的精华。我的很多投资理念都是从这些书本中学习来的。”陈发树曾表示。对照巴菲特,不难发现陈倾向于投传统行业,不做风投只投成熟产业,抓住稀缺性特点等投资理念,均与其相似。

  这也成为了唐骏一个刻意打造的卖点。“把新华都做成巴菲特式的公司,把陈发树打造成中国的巴菲特。”唐毫不讳言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陈具有成为中国巴菲特的条件:公司有200亿元现金、长期的投资心态和眼光,以及对商业的敏感性。据说,陈发树对资本市场相当敏感,对于局势的起伏,甚至是某支股票的走势,陈都能做出相对准确的判断。“对个股的一些判断,判断十次准确六七次,这个准确率也很不容易了,比股评家要厉害。”唐骏说。

  一般来说,对陈发树了解的人对他的评价大都逃不出三个:低调、谨慎、信任人。如果把低调看作他的从商理念,信任人看作他的处世哲学,那谨慎则是其投资原则。

  在过去的25年中,陈发树以零售起步,实现了向工程、矿产、旅游、地产的逐步扩张。现在,两个新领域被加入进来:IT和投资。

  实际上,新华都多元化扩张的产业数量已经不少,但新华都集团董事会主任龚严冰仍然认为这是陈发树谨慎选择之后的结果。“(这些产业)还是不多,按照新华都的经济实力能够做更多的产业,但是没有。”龚严冰告诉《环球企业家》,陈发树投资的机会太多了,“外面也有很多人找他,要收购的话一年我们做200多个收购案都可以,每天都可以签。”在众多投资诱惑面前,始终清晰的头脑和谨慎的心态,陈发树正在自己苦心经营的一亩三分地上精耕细作。

  不仅是投资,陈发树在对零售实业的发展上,也采取了较为保守的行事方式。陈的逻辑是,扩张是肯定的,但绝对不会在全国扩张,也不会在好几个省同时扩张——凭借新华都的资金实力他完全可以做到——而是一个省一个省的扩张。“能看出一个性格的问题,他的性格就是慢悠悠的,瞄准一个投一个。”唐骏说。

  如今,新华都旗下已有4家控股子公司、3家参股公司,可谓“家大业大”。但陈发树并没有像很多企业董事长一样亲自把主营业务“抓得紧紧的”,而是完全放权给下面的人,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宏观的战略投资家”。

  当然,把自己多年辛苦打造的企业完完全全交给外人经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但是陈发树确实做到了。

  “陈发树说,因为我没有能耐,所以我要用有能耐的人,所以我就不去管事。”唐骏表示,“他不是一般的做到,确实很放手。”他举例说,对于他正在谈判的一项重大并购,陈发树只说了几句,“所有事情就交给你了,如果要派董事长,那你就是董事长,如果要派CEO,那你就去做CEO”。陈发树这种“不管事”的管理方式正是吸引唐骏之处,“他就是这种人,我觉得蛮有意思的,我也希望有一个空间可以去发挥一下。”唐骏说。

  陈发树能够做到“不管事”,还在于多年下来他积累了一支强大的职业经理人队伍。其在用人方面展现的过人之处,甚至被认为是能取得今日成就的根本原因。早在9年前,陈发树就引入职业经理人,以试图消除家族企业管理的弊端。

  作为新华都代表入驻紫金矿业的刘晓初当年曾是福建省体改委股份制与证券管理处处长,刘晓初利用他娴熟的资本运作手法,让紫金矿业为陈发树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分管新华都旗下武夷山股份公司的叶芦生曾是福建省证管办主任,同样熟悉资本运作的叶负责筹备武夷山旅游的上市事宜;而在新华都购物独当一面的周文贵则是陈发树从沃尔玛挖角过来的;再就是当新华都需要扩大影响力时,陈发树将“明星职业经理人”唐骏招至麾下。

  有了“四大金刚”的坐阵,陈发树就可以安心地过上他喜欢的生活方式——在潜心研究巴菲特的同时,还全国到处飞,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未来的战略,去了解不同的行业。

  如今,唐骏还在筹划着将陈发树打造为一个“慈善家”,“我正在帮他做一个慈善基金,大约六七月份公布,这将是中国最大的一个,叫做新华都教育基金。我们已经在注册,我们想把它做成盖茨基金。”唐透露说,他还专门就此跟原来在微软时的顶头上司杰夫•莱克斯(Jeff Raikes)——已出任比尔•梅林达盖茨基金CEO——交流过。为此,48岁的陈将捐出自己90%的财富。

  陈发树的“点金”轨迹

  1982年从安溪坐上一辆满载木料的货车来到厦门,回家后开始经营木材生意

  1986年成为泉州的大木材贸易商,在厦门购置了第一套房产

  1987年将其房产作担保,添置一部三轮摩托车,和两个弟弟一起帮一家8平方米的杂货店拉货,后盘下该店自己经营

  1995年到福州,开办新华都百货

  1997年改制重组旗下部分优质资产,新华都集团诞生。同年,斥资6000多万元购买了一批水电站设备,成立了建设工程公司,并结识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

  1999武夷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新华都集团参股35%,担任副董事长;年底,率先推出“一站式大型仓储超市”这一零售新兴业态

  2000年9月,入股紫金矿业,持股20.19%,成为第二大股东

  2001年10月,福州众多购物商场相继倒闭,但新华都百货屹立不倒

  2003年5月,收购“华城国际”地产项目,在福州CBD建设起10万平米的旗舰式酒店建筑群;11月,成立了福建武夷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净资产8100万元,筹备武夷山旅游上市

  2007年以199.3亿元个人财富,列《福布斯》内地富豪榜第16名

  2008年4月,10亿薪金邀请唐骏加盟,出任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7月,收购港澳资讯51.7%的股份,标志新华都进入金融信息服务及IT领域

  2009年5月,2.35亿美元买入青岛啤酒7.01%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

(责任编辑:吴雄)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