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亲的“信任危机”

发布时间:2010-04-09 11:00 | 来源:解放日报电子版 | 查看:1761次

  解放日报2001年9月27日报道:足足一刻钟,面对“守候伏击”的记者,赵静始终沉默着,一语不发。

  昨天清晨,记者接到赵静父亲的电话:“女儿还是转不过弯来,她拒绝采访。”

  再过几个小时,赵父就要登车北上,去安徽看望已经三个“中秋”未归的妻子查文红。

  上海下岗女工查文红,三年前“为了贫困乡村的孩子”,只身一人前往安徽砀山县魏庙村,义务执教不取分文。就是这位上海下岗女工,她所带的班级连续三年在全县统考中名列第一;就是这位“不在编、不领薪”的上海下岗女工,今年9月被国家教育部授予了“全国师德标兵”光荣称号。

  可是,女儿“转不过弯来”!三年啊,女儿遭遇了太多的事,女儿承受了太多的屈!五天前,再也按捺不住的赵静,拨通远在安徽的母亲电话:“妈妈!你到底还想不想女儿,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为什么一次次言而无信……”电话那头的查文红,无言以对,噙着泪,撂下听筒。

  丈夫急呵此去安徽,能给妻子最好的节日礼物,应该是女儿的理解。

  记者也急了,因为答应了查老师,一定做通赵静的工作——千里婵娟月圆时。

  所以,昨晨记者接到赵父电话赶紧与赵静联系,可是一个个电话打进去,千呼万唤无应答。

  采访对象“蒸发”了!

  和赵父一起,赶到他女儿的家,苦苦守候三小时。以为“躲”过去的赵静终于回来了。

  沉默……沉默……

  女儿的满腹委屈

  该说的都说了。父亲告诉记者,其实女儿从小就很支持妈妈的:1995年开始,查文红从全家每月总共700元的工资中挤出100元钱来捐助安徽的失学少年,为此停了女儿的牛奶,女儿不但没有怨言,还常常提醒妈妈别忘了及时寄钱;查文红去安徽“不取分文”教书后,女儿听到过太多的冷嘲热讽:“另类人家”、“你妈脑子都有病”,女儿压住满腹的委屈,从来没对妈妈吐过半句怨言。

  “你现在怎么能说妈妈不关心你和宝宝呢?”父亲激动起来。“就说上星期,你妈为给小宝宝哲哲添冬衣,天不亮出去,从商丘回来半夜11点,把脚都走肿了!”依然是沉默……“这两天你妈妈觉也睡不着,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得到你的谅解,难道你真的要让她失望?”父亲生气了,拎起包向门口走。

  就在这时,记者终于听到赵静的声音:“我不怪妈妈别的,她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可自己言而无信。爸,你想想,几次了?”

  是的,母亲每一次的“失信”,女儿刻骨铭心!

  47个吻,一节课

  “原来妈妈说,代一个学期的课就回来,可是人呢?”这是查文红对女儿的第一次失诺。

  1998年,45岁的查文红下岗了,“人生最痛苦莫过于浪费生命”。她在家里呆不住,就说到安徽去瞧瞧自己资助的孩子。到那儿一看,没想到四五百人的学校只有六七个老师,她心酸啊,当即决定留下来义务代课,兼班主任。一个学期后,查文红的付出没白费,全班的语文成绩从平均16分,一下子提高到94分!

  一个学期结束了,查文红问孩子们,老师要回上海了,行不行?全班齐声回答:“不行!”一个学生起立说:“回去也行,但要亲亲我。”查文红当即为之深弯腰,47个吻别用了整整一节课。中午,查老师要走的事传遍了全村。十几位家长拿着扁担、棍子到学校,高喊“揍校长”。他们误以为查老师是被校长赶走的。过春节了,学生们送她到村口,问:“可回来不?”查文红不做声。班长开口:“老师教我们做诚实的人,老师肯定不会骗我们,老师一定会回来。”

  学生们面前一诺千金的老师,在女儿眼里却是说话不算话的妈妈。寒假没结束,查文红就买了回安徽的火车票,行囊里,都是给学生们带的书和文具用品。走之前,查文红含着泪问女儿:“静,理解妈妈吗?”

  大喜之日心在疼

  “后来妈妈又答应,我结婚那天,她肯定回来。”赵静说。是的,妈妈第二次失诺。

  1999年11月8日赵静结婚,她等啊等,等到的只是妈妈从安徽打来的电话。查文红为难地说:“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你看,47个孩子呢。”她建议女儿旅游结婚,并承诺:“你怀孕时,我一定回来陪你。”大喜的日子里,赵静的心在疼。

  女儿怀孕喜讯始终没来,来的是女儿“终身不孕”的医生判决。2000年暑假前,听到这个消息,查文红忍不住哭了,女儿结婚才不到一年啊!女儿求她:“妈妈,回来吧,我需要您。”女儿绝望的呼唤像针一样扎在母亲的心上,她收拾好行装,准备好了告别辞。可是,六一节那天“说说心里话”的主题班会上,全班学生一起朗诵诗歌“留下吧,老师”。

  孩子们稚嫩的声音留住了查文红,“老师不会走!”暑假,查文红回家照顾女儿一个多月,学生们打来电话:“俺们已到庙里求过菩萨,希望老师回来,保佑姐姐健康……”查文红对女儿说:“静,你看,妈妈应该怎么办。”

  “为了妈妈,忍一忍”

  “我好不容易怀孕了,妈妈却又没回来。”这已是妈妈的第三次食言了。

  2000年10月女儿怀孕的时候,查文红正在为学校的新校舍奔波。魏庙小学是所有两百年历史的破庙宇,12间教室百分之百危房。今年春天,一根房梁掉下,砸伤两个孩子。为建新校舍,查文红为此到处筹款。今年5月22日,女儿因胎盘老化出现流产先兆,急送医院。查文红在安徽听后急得六神无主。回?还是不回?第二天,魏庙小学举行捐建新校舍大会,查文红在台上说:“我可能马上就要离开魏庙小学了,我的女儿现在正躺在病床上,未出世的外孙生死难说……”话音未落,台下已一片哭声。

  一边是母女连心,一边是师生难割,权衡再三,查文红又一次选择了留下来。

  “3个月前,为了保孩子,我无麻醉接受剖腹产,那个疼啊,只想能握着妈妈的手。妈妈答应我回来的,可是后来呢?”说到这里,赵静哽咽了。

  妈妈的第四次“失信”,让女儿彻底伤透了心。那天母亲在电话里是这样对女儿说的:“静,忍一忍,为了妈妈忍一忍!学生们考完试,我就回来,再也不走了。”

  今年暑假查文红回到上海,回到女儿身边。“再也不走了”吗?二十多天里,安徽孩子们的信和电话潮水般涌到上海。学生们在催,学生们在等,学生们已在村口轮流值班守望。妈妈只能对病榻上的女儿失信。查文红通知学校:“我回来上课。”妈妈又走了……“我们夫妻俩欠女儿实在太多,太多……”,听着女儿数说母亲一次次的“失信”,父亲的眼眶湿润了,他悄悄地又拎起包站起身来。

  “爸,你等一下”,女儿拉住了父亲的衣袖。记者不禁一愣,只见赵静在桌边坐下,铺开了信笺……

(责任编辑:周仙姿)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