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里的“查妈妈”(7图)

发布时间:2010-04-13 03:31 | 来源:中安在线 2010-03-21 20:11 | 查看:2243次

——义务支教十二年的“编外教师”

  ——1998年提前退休后在家,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当时我才47岁,我想如果我能活到70岁的话,还有23年的时间难道每天就这样过去吗?那简直是浪费生命,人活在世上,总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于是我就到了安徽砀山曹庄魏庙小学当了一名不拿一分钱工资的义务教师。

  ——在学校,我每天5点起床,半夜总有做不完的事情,有时也感到很累,但我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査文红

  终于,又回来了!

  2010年2月28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

  华灯初上时分,时而大雨滂沱。

  砀山县魏庙中心学校小学部大门旁边的一个小院,査文红老师在魏庙的家。

 正月十五,学生点上了当地的萝卜灯,给查老师送上祝福

  大雨间歇。孩子们手捧早就准备好的自制的烛光灯——用当地沙地长出的大个红皮水萝卜切成两半,中间镂空,放入豆油,用棉纱搓成灯芯。蜜色的烛光、孩子们开心的笑脸……望着这些,查文红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一年,梨花白,有一位好老师,离开大上海……查老师,您把我们爱,查妈妈,我们也爱您。查老师,请你留下来,查妈妈,请不要再离开……”孩子们又唱起了这首歌,这首査老师再熟悉不过的歌。孩子们眼含热泪,査文红抱着两个孩子的头,哽咽着:“你们怎能让我舍得离开?孩子啊,我离不开你们……”。

  没能去上海探望査老师的乡亲们来了,过年的时候没能去査老师上海的家过年的学生们来了,学生家长、学校的老师、砀山县教育局的领导……

  赵兄也来了。多年来,査文红对“后勤部长”、自己丈夫赵达林一直这样称呼。

正月十五,查老师和学生一起吃元宵

  吃过赵兄为她们煮好的汤圆,査文红带着孩子们在小院里燃放乡亲们送来的礼花。“这是我过的最快乐的一个元宵节,”大病初愈、刚刚从上海返回魏庙小学的査文红感慨地说,“活着真好!我终于又回到朝思暮想的魏庙了!”

  初来乍到的“南蛮子”

  12年间发生的变化着实令査文红没有想到。

  12年前,刚到魏庙的査文红和当地的环境似乎有点不太搭调。用乡亲们的话说是:“打扮时髦。”査文红现在回想起来,往事还历历在目。

  1998年9月初,来自上海不拿当地一分钱、不要编制的“编外教师”査文红,兴致勃勃地走进魏庙小学一年级的教室,开始了支教生涯的第一堂课。

  “一年级有两个班,学校安排我教一年级一班的语文、思想品德,兼班主任。我除了教他们语文、思想品德,还教他们美术、音乐,还另外兼整个学校的少先队大队辅导员。我满怀信心地走进这个学校,可是这些家长看到我走进一年级一班,哗啦一下领着这些孩子全都走完,走的教室里一个不剩,就我傻呼呼的一个人站在教室里。”査文红显得十分尴尬,“后来才知道,大家都不相信我。说,一个上海来的女人,不过两天的新鲜劲,说我根本受不了农村的苦。‘又穿的那么时髦,能教好学生吗?’”后来还是在校长的连哄带劝下,“拉”回来47名学生。

  查文红感到委屈,但她还是硬撑着上完了第一节课。下课时,一名学生用土话问她:“老师,后晌还来吗?”查文红没听懂,便问道:“‘后晌’是什么意思?”学生们哄地笑了,“起头的男孩子说我是南方人,是蛮子。南蛮子,你走吧!‘后晌’你都不知道,你还来教学?”查文红有些摸不着头脑,便去问校长:“‘后晌’是什么意思?”校长笑着说:“这是我们的土话,‘后晌’就是下午的意思。”

查老师在校园内她的小房间里备课

  第一节课的遭遇引起了查文红的深思。她决定倡导用普通话教学。备课写两份教案,上课先用普通话讲,再“翻译”成方言讲一遍。为了让孩子们在愉快的氛围中接受知识,她通过讲故事与编顺口溜的方式进行教学,深受学生欢迎,孩子们的学习热情高涨。期末考试时,全班的语文成绩平均达到91.87分,名列全镇第一。家长们闻讯,在学校门前放起了鞭炮。

  査文红的努力没有白费。“从1998年一直到2009年9月我生病,只要当地进行统考,我带的班在全镇二十几所学校每次都是第一”,査文红说,她1998年带的第一届学生,47名学生考中学的时候,一个学区8个学校中考前50名优等生,这个班的学生就占了28名。第二届带的学生,有5名学生考上了砀山县城最好的初中。

  乡间最美的风景

  査文红认为,根据当地农村的实际状况,要增进与乡亲们的相互了解,掌握学生们的家庭情况,家访是十分必要的。乡村的道路交通不像城市方便,有的孩子家住的又比较偏远,靠走路家访是有一定的困难的。看到孩子们有的骑自行车来上学,年近五十的査文红也特意买了辆自行车。要知道,在去魏庙之前,来自上海的査文红根本不会骑自行车。作为“老三届”,査文红有过北大荒8年的知青经历。在这期间,査文红不幸摔断了腿,落下了残疾,而且她从小就对自行车有“恐惧症”。

查老师在学生们的帮助下学骑车

  听说上海来的老师要学骑自行车,这帮孩子们来了兴致。农村“放羊式”的教育让这些乡下的孩子很小就学会了骑车。坑洼不平的学校操场上,坎坷的乡间道路上,从此多了一道特别的风景——几十个孩子稳稳地逮住自行车,面容慈祥的上海老师在孩子们的簇拥下紧张地骑在车上。 “骑上车后就东倒西歪,怕我摔倒,十几个孩子就围在车子的周围,看到我往左歪,左边的孩子就顶着、右边的孩子就拉着;看到我往右歪,右边的孩子就顶着、左边的孩子就拉着。”开始是一点点的往前挪,心急的孩子们就大声地鼓励着她。不知不觉中,査文红越骑越快,变成了査文红在前面骑自行车,后面一群孩子满头大汗地跟着自行车跑。终于,全班同学的掌声告诉车上的査文红,她已经会骑自行车了!

  当时47个学生分布在7个自然村,学会骑车的査文红用了7天时间对所有孩子做了一次家访。“学骑自行车,就是为了方便家访。这个过程乡亲们看在眼里,更记在了心里。”几个月下来,査文红和孩子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也赢得了乡亲们的理解。

  47个吻,息了査文红的“退堂鼓”

  查文红到砀山后的第一个春节,为了能让她早几天回上海,校长决定提前给她放假。不明就里的学生以为査老师要走了,于是一个一个就传开啦:“査老师要走了!”“其实我当时想,一个学期坚持下来了,我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准备年后就不来了。”12年后,在接受我们采访时,査文红真诚的说。

  可是没想到,那天下午第一节课査文红刚走进教室,班里一个叫丁莉的孩子说:“老师,你要走了么?”

  “是的,快过年了,”査文红说。

  “老师你留下来过年行不?过年我们家包饺子,我给老师送饺子来。”

  “老师,过年我家买鞭炮,我给你送鞭炮。”

  “老师你别走了,过年的时候我会有两毛钱压岁钱,我姥姥会给我,我给你买泡泡糖。”

  “……”

  “孩子们都这样来哄我,把他们认为最好的东西都许我。”査文红被感动了,她也真诚的说,过年不回去是不行的,“老师家也有个孩子,是你们的姐姐。她也想她的妈妈,老师要回家过年了。”

  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最后,还是那个叫丁莉的女孩,小声说:“老师,亲我一下,行吗?”查文红走下讲台,走到丁莉面前,俯下身去,在丁莉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时,全班同学都拥过来,也要求得到查老师的吻。47个孩子,47个吻,用了差不多一节课的时间。

  “孩子们的眼泪和我的眼泪流在一起,她们的鼻涕也抹到我的脸上,有的孩子就用袖子给我擦眼泪。下课了,孩子们还不愿意走,围着我放声大哭。那个声音尽管不是惊天动地的,但是我的心灵却受到了震撼。当时我就说:‘孩子们你们不要哭了,老师过了年还来。’”

  后来,47个刚上了一个学期的一年级小学生,虽然他们认识的字可以数的过来,但还是热情地给査老师写了信。“有的就写了亲爱的老师,你就是我的妈妈。老师你要走了,我很难过。难过的‘难’不会写,就写南京的‘南’。那47封信,红的、绿的,五花八门的纸,有的是信纸,有的就是废纸写的……”査文红两手捧着这47封信,捧到办公室,用红毛线把这47张纸扎起来,带回了上海。

  救命剩下的五万元捐给魏庙

  査文红兑现了她的承诺,不仅第一个春节之后回到了魏庙小学,12年间,每一次放假之后,她都提前回来。不仅如此,每逢放假的时候,她还会带一部分孩子去上海“见见世面”。她在上海并不宽敞的家里,最多的一次住了11个去上海“见世面”的学生。

  12年后,当她战胜病魔、走出死亡的阴影之后,她又回到了魏庙。

  2010年2月28日,元宵节,査文红回到魏庙学校一个星期了。当天下午,因线路检修,魏庙小学停了一会电。学校的会议室里光线有点暗。査文红老师向魏庙小学捐款仪式在这里举行。

  2009年9月,查老师突发重病,却仍坚持带病上课;9月26日,查文红在家中突然晕倒;10月2日,查老师病情略有好转,就强烈要求出院。刚进校门,200多名闻讯赶来的群众就把校园围个水泄不通;10月4日,查老师再次因病情危急被转入上海市华东医院,确诊为“小脑大面积梗塞”。得知査文红病重,并不富裕的砀山人一下子凑出了6万多元捐款。她教过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很多在长三角务工。近些的,从上海浦东、青浦,江苏昆山、南京,专程跑来探望;远些的,三天两头打来电话问候……

  “査文红住进我们医院67天,几乎天天滴水不进,全靠药物维持。两个多月,几乎天天呕吐。”在上海华东医院,院长俞卓伟告诉记者,“査文红的康复堪称医学奇迹。皖、沪各界的关心对她的精神上产生了巨大的支撑。特别是每次安徽的人来看她,她都十分高兴。她的学生李红芹一直在医院陪护。”

  “我的命是大家给的。”査文红说,在她出院以后,社会各界给她捐献的救命钱还剩下八万。查文红决定,向上海慈善基金会捐1万,上海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2万,还有5万元捐给魏庙学校。“总有一天,等我老了,会离开讲台,离开魏庙的孩子,但我放心不下他们,如果能够成立一个助学基金,就能持续地帮助他们,为他们创造更好的条件。”

  我的背后是我的家人

  捐钱,査老师的丈夫和女儿从来没有反对过。十二年来,査文红的“赵兄”每年都要来魏庙两次。“四月份来,把冬天的厚衣服带回上海,夏天的衣服给她带来;十一月份再来一次,把冬衣送来,把夏天的衣服带走。”赵达林每次来还要带上在上海腌制好的咸肉、鱼、酱、豆腐干等,还有在当地不太好买到的“上海青菜”。

在上海家中,生病期间的查老师不忘备课

  “赵兄”告诉记者,今年春节第一天,上海华东医院的俞院长到家里对查老师进行了心肺听诊和神经系统体检。令人高兴的是,查老师除了血压稍高,一切体征正常。“当时她就立即提出,要在年初七、初八回砀山。”曾经发誓“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回去,怕她丢了命”的“赵兄”笑着摇了摇头,说:“她在家待不住啊。”

  这次病重,査文红在上海呆了5个多月。这是十二年来,査文红第一次离开魏庙这么长时间。即使是逢年过节、寒暑假,也是来去匆忙,身边还常常带着她的学生。査文红上海的家,更像是魏庙驻上海的接待站。难怪9岁的小外孙一直喊她“查老师”,从不肯叫“外婆”。家人都希望,查老师的这个假期能无限期持续下去。

墙上贴满学生的祝愿

  面对査文红的决定,家人的劝解丝毫不起作用。“在家干嘛?成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再这样下去我迟早傻掉。”查老师告诉家人,就去魏庙学校看看,哪怕不带课。大年初七,在赵兄的陪伴下,査文红回到了魏庙小学。“到了这里就变卦。不让她带课,她怎么忍得住喔!”

  回到魏庙,很幸福

  自从年初七回到魏庙,査老师的心情就没有平静过。虽然离开这个小院已经5个多月了,但她丝毫没有感到陌生。听说査老师要回来了,学生们早已把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东西收拾的井井有条。

  但这种心情还没保持多久,査老师便生气了。

  “我行动自如,头脑清晰,还拿我当个病人。”査老师生这个人的气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因为开学几天来,査老师还没能给孩子们上课。

  “我们考虑到査老师大病初愈,身体还比较虚弱,暂时没给她排课。她就不愿意,见面就跟我吵。”魏庙小学的关校长面有难色,“我们不也是为她好吗?”关校长认为,考虑到她带的一年级学生小,要操心,就暂时没让査老师带课。

放学了,查老师送孩子们回家

  “我也知道关校长是好心,只要能跟孩子们在一起我就高兴。”说着说着,査文红又笑了,“我能又一次回到魏庙,我就感到非常幸福。在我去年病的非常厉害的时候,最害怕的是回不到学校。当我回到我熟悉的校园的时候,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终于回到了魏庙,回到了我日思夜想的魏庙,回到了学生的中间。我从内心认为我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我之所以在魏庙坚持这么多年,是因为魏庙的学生们给了我无比珍贵的爱,是当地的父老乡亲们给了我最大的关怀,最大的尊重。我爱魏庙,我爱魏庙的每一个孩子,我爱这里的父老乡亲们。我的学生们给了我世界上最珍贵的爱,我永远感谢你们。”

  十二年没买过一双鞋

  在查老师看来,为魏庙孩子们做得再多也不算多。12年来,在查老师和师生们的努力下,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魏庙学校的教学楼成了镇上最好房子,学校电脑、图书、钢琴样样齐备,是当地最好的九年一贯制农村学校。

  她常常对记者说的是:在魏庙,她每天早上5点起床,晚上11点睡觉,连最喜欢的青菜也难得吃上,但有家长们的信任和尊重,有学生们的爱和感谢,有做不完的事要忙,人生才有了最宝贵的意义。“虽然对女儿、对丈夫,我有没法弥补的歉疚,但没有后悔!”

  “在魏庙12年了,我没有买过一双鞋。我的鞋子一年四季穿都穿不完,各种颜色的,有花的、红的……身上穿的棉袄棉裤都是家长给我做的。我要给他们钱他们怎么都不愿意接受。我的学生蒋亚国,她的妈妈身体也不好。那天,孩子给我送来了两双鞋。我说你把这鞋子拿回家给妈妈,他说不行,妈妈一定让我送给你,你不要的话我妈会很难过的。我就只好把这两双鞋收了下来,利用休息日我又把鞋子送到家里去。他妈妈说,查老师,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对我的孩子那么好,我没有什么报答你,只能给你做双鞋。最后推来推进我收下了一双,她留下了一双。”

  为什么査文红能在魏庙坚持这么多年?“我和乡亲们,和我的学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她动情地说,“因为我不舍得离开魏庙的父老乡亲们,是他们给了我世界上最大的信任和尊重;我的学生用他们天真无邪的心给了我世界上最纯真的爱,我不舍得离开他们。” (本网记者:王少峰)

(责任编辑:周仙姿)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