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文红:一切为了孩子

发布时间:2010-04-11 11:44 | 来源:中安在线 2010-03-22 15:06 | 查看:1518次

  还是那件洗得褪了色的米黄色两用衫,还是那双皱褶得几乎要断裂的运动鞋,四年后,查文红又一次迈着有点瘸的步子走上上海莘格中学的讲台,面对同为老师的他们讲述起自己与那群山村孩子的至深情感。一样的装束,一样的心情,只是,衣服更旧了些,额上的皱纹更深了些!

  从走进这所中学的那一刻起,查文红惊呆了!这么漂亮的校园,像宾馆一样的办公条件,有电梯,有柔软的沙发,这真是她及她带的那帮孩子想都不敢想的!在砀山,20多岁的青年从没见过活的鱼虾长什么样,破得四面通风的教室会时不时地从屋顶掉下块块石灰。而眼前的一切,是如此地让她慨叹。轻轻地抚摸着光鉴照人的课桌,查文红的眼眶有些湿润!

  “阿姨就是要饭也要供你上学!”

  1995年,经“希望工程”牵线搭桥,查文红与安徽砀山县曹庄镇魏庙小学的特困学生马晓峰结成帮扶对子。为了保证帮扶的钱及时到位,她把个人的每月开支压缩到80元以下,连自己身体欠佳的独生女儿的牛奶、水果钱也省掉了。

  查文红是个细心的人,每次给晓峰写信都要顺便捎上信封和邮票给他。为了不伤孩子的心,她在信中从来没用过“救助”这个字眼儿,而是悄悄地改成了“帮助”,一字之差,却让我们真实地感受到了她细腻如丝的情怀。

  晓峰也是个懂事的孩子,一次次地写信一次次地说:“阿姨,长大了我一定要报答您!”“孩子,我们不需要报答,你只要好好学习,将来能够自立就是对阿姨最好的报答了!”查文红说的是真心话,一切为了孩子使她这么多年来苦苦支撑,一切为了孩子使她这么多年来义无返顾。“孩子,如果你真要报答的话,你就报答我们的党吧,阿姨是共产党员。”10年前,查文红写给晓峰的信上留下了这句话。

  1997年8月,查文红得知马晓峰因家庭特困即将失学的消息,整整难受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她坐上了前往砀山的班车。几番辗转,查文红终于见到了已通信两年多的马晓峰和他就读的魏庙小学。马晓峰,一个14岁的小男孩,头发却白了一半,那双小手比70多岁老人的手还要来得粗糙。查文红落泪了,“孩子,阿姨就是要饭也要供你上学!”查文红庄重地许下诺言。

  “乡亲们,等着瞧吧!”

  从繁华都市上海来到贫困的农村支教,查文红有点不适应,刚到这儿没几天,就因水土不服病倒在床上。在砀山,没有水也没有电,大白菜和小麦是他们唯一的食粮,一年365天天天如此。这对过惯了舒适都市生活的查文红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考验。

  然而,更大的考验还在等着她。

  当地的乡亲们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这个不速之客。“这个女人大上海不呆,一分钱不要,脑子有毛病吧?”第一天走上讲台,查文红眼睁睁看着农民把自家的孩子连同课桌椅,从她的教室里拖走。从不服输的她在日记里狠狠地写下:“乡亲们,等着瞧吧!”

  语言的障碍是查文红面临的最大难题,为了听懂孩子们的方言,她每天下课后就跑去当地乡亲的家里用心倾听他们的交谈。每天2节课的教学,她却要花上4个多小时来备课,每句话、每个字都要认真琢磨一下用普通话和当地话分别怎么说。在这个没有电的小乡村,查文红夜夜与蜡烛相伴,备课入神了,往往一不小心就把前额的头发烧焦了。1000多度的高度近视,让她的视力越来越差。

  一年后,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天还没亮,乡亲们拖儿带女,黑压压地挤到了查文红的门前。查文红所带的班级,从第一次测验平均分16分一跃升为95分,是全镇20所小学统考的第一名。爹娘们说什么也要把自家的孩子插到查老师班级里来。如今,她带的班级在全县统考中年年都是第一。

  “老师,你走了,我每天会到村口等着你!”

  一个学期结束了,查文红问孩子们,老师要回上海过年了,行不?全班齐声回答:“不行!”一个叫丁丽的孩子突然站起来:“老师你要走了,亲我一下可以吗?”这下不得了,全班孩子排成队,都要和老师吻别。47个深吻一节课,眼泪,流成一片……别班的孩子也来了,把查文红团团围住。全校500多个学生,哭声震天!

  十几位家长操着扁担、棍子冲到学校,要找校长算帐,他们误以为查老师是被校长赶走的。一个80多岁的老大爷当面给查老师下了跪:“老师,你走了,我每天会到村口等着你!”

  “老师,我有2毛钱,我给你买泡泡糖!”、“老师,我们就是要饭也要到上海来找你!”孩子们一声声稚嫩却又迫切的呼唤,让查文红心如刀割。三年,每一次放假返沪,都像生离死别。“老师教我们做诚实的人,老师肯定不会骗我们,老师一定会回来的。”班长的话,让查文红一次又一次地选择与孩子们在一起。女儿结婚时,她没有回去;哥哥过世时,她无暇顾及;女儿的病危通知单送来时,她咬着牙,强忍着把泪水咽下肚。

  “是学生的爱留住了我!”查文红哽咽了。

  “只想站在山村的讲台上,只想让孩子们叫我一声老师!”

  如今,走在街上的查文红总会被人认出来,让她熟悉的动作是,人们表达对她尊敬的同时,在身上摸纸片请签名,说她是上海人的骄傲。的确。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全国80多家媒体的报道,领导的频频接见,让她始终被鲜花和掌声所包围着。然而,内心的伤痛与委屈却是外人所难以想象的。

  “在那个僻远而贫穷的小乡村8年了,8年了,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我?”讲台上,查文红久久沉默。

  “我不想家吗?想!我不爱女儿吗?爱!女儿如今都不认我这个妈妈,对我非常的冷淡。而调皮可爱的小外孙也从来没叫过我外婆,只叫我查文红!”

  刚走上讲台的时候,有人悄声地问:“查老师,您是不是故意穿着这么朴素的衣服?”查文红微微地笑了笑:“这是我最好的衣服!只有50块钱!十几年来,我没给家里买过一只鸡,买过一个西瓜,只是希望能省一点,再省一点,能让我的学生们用上铅笔、用上橡皮。”

  “98年刚去的时候,当地人都认为我是个30不到的小姑娘,而如今,我已经成了满面皱纹的老阿姨。”查文红轻触自己的额头,默默地摇了摇头。

  “我真的很累很累,有时候连一步都走不动。但是看到我的学生们的时候,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我想对所有的人说一声,我只想站在山村的讲台上,只想让孩子们叫我一声老师!”

(责任编辑:周仙姿)

用户名: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如果看不清验证码,请点击验证码更新。